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牙郎_第3章

小说下载:牙郎作者:常叁思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寒这人很可疑”忽然从他脑中闪过,章舒玉空有种想笑的冲动,却没有实施的力气,他没想到自己居然是个乌鸦嘴。
     想他平生谨小慎微,商人的天性使他不会随便信人,然而万万没想到在人世结交的最后一个朋友,却是货真价实的看走了眼。
     好在章舒玉虚弱至极,脑子迟钝使得失望不如渴望强烈,他忽然用不知从哪里生出来的力气抓住了喂水之人的手腕,发出了一阵含糊不清的气流声。
     “……蒋寒,看在昨天以前,我们朋……咳咳……朋友一场的份上,如实告诉我,赵叔和那些伙计,还……还活着吗?”
     蒙面人为了听清他在说什么,不得不低下头来,只是在这段靠近的距离里,那双外露的眼中陡然有了隐忍的泪光,他会痛苦,因为他就是蒋寒。
     昨天蒋寒觉得可惜,这时看见命在旦夕的章舒玉才真正尝到了无颜面对的滋味,他看着牙商濒临涣散的眼神,忍不住对这人点了点头。
     然后蒋寒似乎还想说点什么,目光往斜刺里一瞥却发现在椅子上打盹的同伙似乎有了苏醒的迹象,他只好猛然闭上了已经张开的嘴,再开口时,声音就显得十分冷酷了:“信呢?你放在哪儿了?”
     嗓子眼的腥甜让章舒玉总想作呕,他说话吃力,可掩不住那种破罐子破摔的傲气,他断断续续地说:“想知道就换个人来问,不……不想告诉你。”
     蒋寒的眼神十分受伤,他托着章舒玉后脑勺的手依旧温柔,可是语气冷硬,张嘴就使了个诈:“其实问你的意义不大,你那个赵叔骨头不够硬,已经什么都交代了。”
     章舒玉心口猛地缩紧,疼的眼前一黑,怒急攻心地呕出了一滩血,尖锐地悲痛和愤恨登时从他的神色里浮现而出。
     “你们的目的达到了,如果是、是想炫耀,那我违心地送你一句……恭喜。至于我,无论是保人还是送信,我都已经尽了全力,皇天在上,我对谁……谁都于心无愧。”
     “值得吗?”蒋寒目光灼灼地说,“为了一个拿刀子来逼你来送死的狗屁将军,你为什么能做到这种地步?他给了你什么好处?我们本来可以双倍奉上的。”
     不值得,章舒玉在心里说,这不是他主动选择的路,所以谈不上值得和付出,他敬重应绍丘是个英雄,却也憎恶靖北将军的强权,直到听到蒋寒这一句,章舒玉才猛然发现他想替应绍丘说两句好话。
     他冷笑着说:“应绍丘拿刀子逼我来送死,我活……到了现在,你们口口声声、劝我别白白搭上性……性命,我却快要死了,面对两窝强盗,我自然屈……咳……屈从能让我活得更久的那个……至于双倍的好处,应绍丘给我磕、磕了一个头,你的主子,哈哈哈哈……他、他肯磕两个吗?”
     蒋寒愣了个结实,不知是没料到应绍丘肯对平民下跪,还是答不上主子肯不肯屈膝的问题,他怔怔地问道:“……那,你恨应绍丘吗?”
     章舒玉的气息逐渐减弱,他笑了下,眼皮像是疲惫至极一样往下搭去,苍白的面容上带着淡淡饿讽刺:“恨啊,虽然……咳咳……恨没什么……”
     蒋寒心里警铃大作,那瞬间他想也没想就将嘴唇凑到了章舒玉的耳边,往那人耳朵里灌了一阵轻如微风的快语。
     “蕴卿,我……我是应绍丘的师弟,混入这刺客群里本意是想救你脱身,对不起,没保住你,等到天下太平,我替师兄为你偿命。赵叔还活着,伤了点伤,我已经安置好了,你别为他担心,至于师兄的求援信,已经用不上了,就……就留在这里陪你吧。”
     “现在我回答你当初的问题,为什么偏偏找你来送信,因为必兰.阿敏就是七年前你在若羌山黑熊爪下救过的少年阿岚……”
     章舒玉浑身一震,他呛了口血,可是没有咳出声。
     时间紧迫,蒋寒没功夫起身看他,接着飞快地耳语:“我曾在他的议事阁里见过你的画像,就挂在他族战狼图腾的旁边,我问必兰画像上是何人,他说是他的恩人。”
     “你的度量衡独一无二,画像上的商号又与‘和兴元’如出一辙,我在渊岭城见到你,就知道只有你去送信,必兰.阿敏才会答应增援。”
     这瞬间蒋寒想起那个在夕阳里扶住自己手腕说“多谢蒋兄的举手之劳”的人,忽然失去了说下去的勇气,他一失神,不小心将心里的话迷糊地问了出来:“你无心救过的人,使你陷于算计丢了性命,如果早知如此,蕴卿,你……你还会救他吗?”
     这是一个卑鄙却两全其美的局中局,要是章舒玉能活着将信送到珑溪,自然是皆大欢喜,可他要是死在了路上,爱憎分明的必兰.阿敏更不会放过杀他的幕后操纵者,所以无论是哪种发展都只会出现一种结局,珑溪的增援必然会到来。
     空气忽然寂静下来,蒋寒痛苦地撑起上身,不小心撞掉了商人的度量衡,蒋寒手指颤抖地试了试他的鼻息,眼泪霎时夺眶而出,又在被算盘落地的动静惊醒的刺客过来查看之前,融进蒙面巾里不见了。
     落在地上的度量衡背面朝上,只见角上浅浅的刻着两个字,就像江湖人的武器都有名字一样,牙郎章舒玉的算盘也有一个名字。
     饮岁,饮岁,饮得光阴如逝水。
  
  
   第3章
     房价不知所起,一涨再涨,指望它降价,后会无期。
     青山市的学区房想都不用想,要的人多到打抢,去年起学区房“附近”的行情也开始火爆,贴着四环线的锦程国际.三期的公寓楼光是认筹,就达到了实际户数的3倍。
     认筹就是房子的影子都还没有,先画个后期买房9.5折、3万抵5万这样的大饼诱惑广大群众交诚意金,然后开发商拿去做营销、投资。等开盘的准备做好之后,再剔掉多余的人将钱还给他们。
     虽然前两期的业主已经在网上曝光过短板,装修差、绿化低、实际净高不如样板,但实际获得购房资格的大军还是过五关斩六将了才留下来的,弄虚作假、拼财力、找关系、茶水费、绿色通道费……人们一边唾骂楼市疯狂,一边疯狂地往里扎堆。
     在捂盘惜售了将近半年以后,4月6日,锦程国际.三期终于宣布开盘。
     小两层的售楼处面对主干道,玻璃剔透、门面辉煌,正门前方五六米开外设了道绢花拱门,被同色系的路引花导出进门走廊,十来条竖幅从后方的主楼上悬挂下来,加上临街巨大的气柱拱门,立刻拼凑出了一副“我们不差钱、买我有保障”的气派。
     通知十点开盘,可8点不到,西边的遮阳棚里就已经人山人海了,提着认购协议的购房者们身上贴着圆形的号牌,因为无所事事地攀谈起来,从哪里人、干啥的、看中的户型和楼号,谈到房子真贵,但是不买怕后悔。
     楼外势头如火,楼里也是忙忙碌碌,置业顾问的身影遍布前台、沙盘、洽谈区,电话接得风生水起。
     黄锦在前台确认好自己的客户名单,一转头就发现杨桢不见了,这人今天有些心不在焉,像是昨天没休息好。
     还有十多分钟就开盘了,有些同事已经站好了位置在用电话通知客户,进来了奔哪儿找自己以便闪电夺房,这位哥顶着金牌销售的压力却在节骨眼上玩起了闪避,黄锦简直不知道是该嘲还是该服气。
     杨桢这个人比较阴险,背后捅刀的事不少干,业绩高、人缘差,同事巴不得他不出现,可黄锦不能昧良心,因为杨桢虽然社会,但对身为老乡的自己还不错,一起租房都没要自己水电费,今天自己名下的一位客户也是杨桢让给他凑业绩的,他得有一颗感恩的心。
     拿人的手短,黄锦叹了口气,认命地找起人来。
     黄锦在楼里张望了一圈,心说只出去看三眼,要是找不到人,那他通知的心意也尽到了,毕竟人不为己,今天他们玩的就是一招分秒必争。
     楼外更吵,签到台前同事举着话筒,不厌其烦地喊着话。
     “现在是9点45分,离我们开盘还有15分钟,请一选的贵宾注意了!1~10号,1~10号,5分钟后请到门口排队。”
     厚厚的云层挂在天上,风和日丽,像是个丰收的好日子。
     黄锦的心情也被这小太阳照得挺美,他这次运气不错,开了3单,等到清盘结算之后可以请杨桢吃顿饭,把这次的人情还上。
     大门右手边是为客户设置遮阳棚,之前热情些的置业顾问会专门过来给自己的客户倒点水喝,增加购房者的好感度,黄锦扶着800度的近视眼镜从跟前扫到棚子尽头,愣是没看见穿着同款西装的高个子。
     不过光膀的高个子倒是有一个,因为气质挺潮,黄锦一下就注意到了。
     4月的晴天已经有点热了,女士裙子出动但男士基本还是长袖,那男的却比姑娘家还赶时髦,穿的是无袖汗衫,配了条两个膝盖都在外面的破洞牛仔,走路带风,一看就凉快的让人羡慕。
     身上贴着代表一选队伍的紫色圆形号牌,数字是幸运的66号。
     着装常年都是捂痱子标配,以及租房租到生无可恋的黄锦嫉妒地转过身,朝东边撒腿狂奔,很快他就看见了自己要找的人,跟一个陌生的男人在东边的马路边上起纠纷。
     走得近些了,才勉强能听见两人推推搡搡地在吵什么。
     那个陌生的男人揪起杨桢的衣领,气势汹汹地吼道:“你今天不我一个交代,就他妈别想走!”
     捅刀狂魔杨桢不是特别要脸,因此普通难听的话根本伤不了他,黄锦就见他无动于衷地撕掉了对方的手,理着衬衫说:“该说的话我早就说过了,我没什么需要对你交代的,放手,我可没你这么闲。”
     此人作为上一季度片区的销售前五,哄骗客户基本是日常,早就练出了一身的演技,温暖的时候像春风,刻薄的时候很欠揍。
     那种满脸风凉话的表情黄锦看了都想打他,而跟他对掐的哥们看脸就感觉是个火爆脾气,于是一拳头不负众望地杵到了杨桢脸上。
     杨桢没有防备,整个人往后一仰,跌了两步撞到了车障路桩,又被对方不依不饶地一推,登时变成了一根倒栽葱。然后路桩像个杠杆一样挑着他的膝盖弯,使得他身体最先着地的部位变成了后脑勺。
     黄锦听杨桢痛苦而短促地叫了一声,然后就不动了,那个陌生人也吓了一跳,用脚尖踢了几下见他没反应,愣了两秒慌慌张张地跑了。
     售楼处的麦克风再度响起来:“……离开盘还有10分钟,请一选的1~10号贵宾到门口排队,请……”
     黄锦看看地上这个,再回头看看售楼处大门,一个头急成了两个大。
     万幸今天的服务等级是max,售楼处配了医护人员,不过黄锦怕被引发混乱,背着杨桢从旁边在建还没装门的商铺里走的后门。
     同事们本来摩拳擦掌,正在做最后的铺垫,谁也没想到不讨喜的金牌业务员会横着出现,大伙虽然不喜欢这个人,但对于他受伤还是表现出了人性关怀,七手八脚地将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