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牙郎_第4章

小说下载:牙郎作者:常叁思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他送进医务室,之后就交给护士了。
     十点整,开盘选号,每人只有五分钟。
     可根据关系户的普适性,楼外等候的人就见进的多、出的少,西装革履的业务员一边让大家遵守秩序,另一些又打着电话,一会儿接进去一个“姑妈”、“舅舅”和“大表哥”。
     同时,成功签约的播报也不能停,不知道是在宣布喜讯,还是给剩下的客户制造压力。
     因为出来的人少,售楼处里人流如织,站跟前说话都得靠吼,这本来就是开发商要的效果,这么热闹火爆,你不买别人高兴。
     前70号里黄锦只有一个客户,十几分钟前急吼吼地交了定金,他没事就开始打游击,期望碰到个别野生的客户来为业绩锦上添花。
     野生的就是那种过于纠结、迟迟不肯做决定而导致被原来的顾问暂时搁置的客户,房子毕竟是大额交易,有的是买家的半生心血,慎重的人不在少数。
     这类人也好找,甜品区站着吃东西的基本不用考虑,在买和不买之间挣扎的人他吃不下,沙盘周围的也不用管,因为沙盘规划跟现实的差距很大,直接往楼号展示牌跟前去就行了。
     展示牌在入口门左边的墙壁上,是块两米多高的led屏,本期所有的在售户型都按照单元和楼层排在上面,每卖掉一个户型,对应的门牌号就会变灰,进来的人只能在仍然亮着的红色上选。
     黄锦喊着“借过”挤到展示牌这边,一路走歪脑筋蹭蹭地往外冒。
     反正杨桢也昏了,手里的客户也没人管,自己要是把他手机拿上,客户一定会打电话过来,便宜别人不如便宜自己……
     可杨桢要是知道了,同事关系那归公司管,那室友就没法做了……
     那自己都有钱了,干嘛不去整租一……
     黄锦立刻又想起房租不是一次性消费品,“算了吧,租不起”的结论还在潜意识里酝酿,肩膀就被人拍了一下。
     “打扰一下,杨桢你认识吧,他人呢?”
     作为一个为生活奔波的直男,黄锦只会注意女性的声音好不好听,鉴于问话者是个男的,他的重点就歪了,只是觉得这人声音穿透力不错,这么吵的地方不用靠吼就能让自己听见。
     然后黄锦抬起头,还没看见脸,先看见了对方的光膀子汗衫和胸前的军牌项链。
     ――
     66号怕是个假号,一点也不大顺。
     权微被叫进来的时候才10点40,可展示板上的房号已经灰了3成,三期4个单元楼、180户,也就是说前60号基本人手买了一套才能打造出这种效果。
     这年头,打劫的干不过抢房的。
     一线的热点楼盘具有这种销售力度,这点老生姜权微毫不怀疑,只是想买还得看老板想卖,一般为了获得更高的盈利,最好的户型和楼层开发商都会自己握在手里,等涨价的时候向土豪抛售。
     这里面的门道很多,权微知道但是他不说,他从来不干自断财路的蠢事。
     不管里面有没有猫腻,已经灰了的楼号就是别人的房子,权微恼火的不是看中的房子没了,而是他来买房却连个搭理他的人都没有。
     跟他同批进来的68号都去下定金了,而他那个传说中服务热情有耐心的顾问连他的电话都没接,这服务是没法留着过年的。
     鉴于传说是孙少宁这个颜狗传给自己的,权微先打电话将姓孙的搓了一顿,无视话筒那边的狡辩,让他打包好鸡零狗碎准备滚去睡地铁通道,回头才来找人问杨桢。
     这个顾问权微暂时还不认识,只接过对方的电话,叮嘱他今天早点来,说会在楼里接他,让他一切不用操心,当时感觉倒是不错,服务比较细心。
     上次认筹权微在旅游,反正孙少宁住他房子还不交租,权微就直接把发小使唤成了苦力,只是他早该有个心理准备,孙少宁的绰号叫孙大坑,还是他自己取的。
     权微看中的2-1602已经灰了,因为挨着学校,后期出租肯定不愁,有条件随便买一层都不吃亏,可权微不打算考虑其他楼层了,他向来就是这样,说好听点叫不肯将就,说白了就是鸡贼,对别人的要求比自己高。
     鸡贼的权微还小气,他有的是时间,就喜欢刨根问底,他得问问这个杨桢为什么放他鸽子。然后带着找茬目的的权微不爽地随便一拍,就把黄锦拍停了下来。
     黄锦一见这光膀子,立刻就认出是棚子里那个潮男,他刚刚还嫉妒别人服装自由,现在对上脸一看,又觉得嫉妒不起了。
     潮男看起来就像是个有钱人,虽然没有穿金戴钻,衣服也不是大牌的精英范儿,就是有点贵气的感觉,能把这种跟抹布似的马褂穿出时尚感来……有钱那还说什么说?裸奔都是自由。
     黄锦本来在觊觎杨桢的单子,找杨桢的66号就送上了门,可这人表情不善,黄锦本来就心虚,加上人也够怂,就微笑着说:“认识的,杨桢有点私事,不在这里,你有事可以找……”
     他特别想说我,可又怕得罪杨桢,思前顾后最后指了前台:“前台的工作人员。”
     权微再心里吹鼻子瞪眼地说“我没事,我就找杨桢”,面上却只跟黄锦道了声谢,然后溜达去甜点区叉了几块哈密瓜托着啃。他不买房,号牌也就没用了,权微撕了连同塑料叉、纸碟往垃圾桶里一扔,又问了1个顾问,没想到竟然弄到了杨桢的位置。
     医务室平时当杂物间在用,所以那个顾问跟权微说的是“那边那个小白门”,小白门在洽谈区尽头,门口也没个标牌,权微不知道这是医务室,推门就进去了。
     洽谈区到处都是人,管不住的小孩到处飞窜,保洁扫都扫不过来,置业顾问们又忙着劝人慢一秒悔三年,因此没人注意到闲杂人等进了工作间。
     然后权微一开门,就见单人床上横了个人,躺得四平八稳,正慢吞吞地用手背在揉眼睛,这祥和的画面一下给他气倒了。他心想什么人哪这是!喊自己早点来,结果自己在这儿睡大觉?
     权微往床边走,居高临下的目光将躺平的人扫了扫,就知道没找错人,就是杨桢,胸前的铭牌上写着呢。
     这时杨桢听见脚步声侧过头来,正好跟他对了个准,权微就见这中介露出了一副审视、震惊的表情,他眯起眼睛,心想就算自己来得突然把人吓了一跳,可这副活见鬼的样子也太不礼貌,他是长得帅了点,可这么惊为天人就太假了。
     权微也不知道自己给床上这位造成了多大的冲击,他在床边杵了几秒,准备等这中介问自己来干什么。
     可谁知道这个杨桢盯了几秒之后,竟然像空气一样把他给无视了,改为去看门外沸反盈天的洽谈区,还是呆呆愣愣的。
     从不理到爱理不理,服务人员比他还拽,权微气不打一处来,猛地用手在床上一撑,弯下腰强行把别人视野挡了:“这么悠闲哪您!选盘还没结束,您要不接着再睡会儿?”
     杨桢的目光这才回到权微脸上,他眼底有些情绪忽闪,但很快就恢复了平静,然后权微听见这个刚睡醒的中介说:“……你是谁?有话能不能让我起来再说?”
     他一提权微才猛然发现姿势不太安全和谐,自己上身正对着脸的罩在杨桢上头,这画面基佬孙少宁看了要是不喊非礼,权微就去跟他妈姓。可不雅就不雅呗,这样说话比较有威慑力。
     权微挑衅地一挑眉毛,得理不饶人:“不能,就这么说。我来找你买房,你把我在外头酿到清盘,厉害了我的锦程中介。”
     杨桢疑惑了好几秒,才有些迟疑地说:“……客官见谅,我们牙行不卖房,您说的这些,我,我不太了解。”
     什么客观什么牙行?古里古气的都是些什么鬼?权微真是信了他的邪,事不过三,这中介今天第三次没有职业道德了,权微被气得想笑,摆出一副洗耳恭听地架势说:“房产中介不卖房?稀奇稀奇,行!那你告诉我,你们卖什么?”
     杨桢一本正经地说:“粮食、棉花、木材、药材、茶叶、烟丝、皮毛、牲畜、铁器、土布、丝绸、香料、柴碳、干鲜果、油、纸、酒、杂货等等。”
     权微:“……”
     如果腹诽能练腹肌,权微当场就能练出8块。
  
  
   第4章
     光线很亮!
     亮得如同置身艳阳荒野,可是除了头痛,却也不冷不热。
     章舒玉费力地睁开眼睛,视野里先是一片胶着的混沌,他不知今夕何夕地怔了好一会儿,才恍惚想起自己应该是一命归西了,不然胸口那处剜心的痛楚也不会归于平静。
     只是这血红地狱实在是空有其名,竟然满眼都是白……
     随着视力渐渐清晰,他才猛然发现头顶的白色不是纱帐,而是屋顶!
     章舒玉悚然一惊,目光往室内一扫忍不住猛的从床上弹了起来,可很快又在眩晕下倒了回去。
     如他所见,这室内的造物器具无一不奇、无一不怪。
     中原没有白色的屋顶、不见锁栓的怪门和这样简陋的太师椅,北方的游牧后白族倒是以白色的穹庐为居,但顶部浑圆且支撑的伞骨外露,这个顶却白如雪、平如地面,最奇特的地方在于看不见榫卯拼接的痕迹,实乃生平罕见。
     这里绝对不是悬泉置,甚至都不是中原。
     那这是哪里?自己又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带他来的人是谁,目的又是什么?穿着夜行服的蒋寒说他是应绍丘师弟,是可信还是可疑?
     章舒玉脑中的疑问重重,可一动脑筋就天旋地转,晕得耳朵里嗡嗡作响,他不得不抬起手按了按胀痛的眼眶,告诉自己不能乱不能急,作为目标人物他都活了下来,那赵叔和伙计们应该会更多一分生机,现在人为刀俎,他静观其变就是了。
     好在脚步声没有让他等太久,章舒玉朝声源处一看,因为没想到来人既不是蒋寒也不是黑衣刺客,而是一个衣不蔽体、发髻古怪的男人,登时就有些措手不及。
     牙商虽然脚跛,但走过的地方不少,他曾经去过中原西边的萨桑王朝,那里一年四季炎热,百姓穿得比这个人还少,章舒玉虽然不想大惊小怪,可不经意透过来人身后的门,看见外头的景象热闹欢快,还是忍不住觉得惊奇。
     外头应该是厅堂,占地却比皇家奉国寺的大雄宝殿还宽广,没有巨大的木头柱子,亮堂的如同天井,章舒玉从没见过这样的格局。
     这么多人聚在一起,应该是这里的庆典或节日,可是既没看见官员也没看见领事,人们分得很散,可姿态却不像游玩。
     孔明灯也古怪,一盏一盏的圆头尖尾、形同水滴,明明看不见其中有火,却都浮着挤在屋顶之下,而且这里的人也不怕失火,根本没人抬头去看。
     奇装异服不用再提,然后一个小女孩引起了章舒玉的注意,她才约莫3尺高,却在造型古怪的桌椅间飞速穿行,虽然飞得很低,但那轻功似乎比蒋寒还技高一筹,半天都不需要借物续力。
     还有厅里的女人不比男人少,有些露着半臂、有些在开怀大笑,风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