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牙郎_第5章

小说下载:牙郎作者:常叁思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俗看起来跟偃朝妇女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规矩截然不……
     章舒玉正在盘算,视野不妨突然从彩色变成了麻黄,一个人猛不丁罩在了他的头顶上,脖子上的项链在他眼前晃来晃去,坠着的铁片上刻着几排他不认识的文字,陌生得让章舒玉直觉沟通不会顺利。
     果然,来人面色不善地说了3句话,章舒玉就有一半没听懂,选盘、清盘、房产中介,这些都是什么?他们要的不是应绍丘的信么?
     ――
     两人大眼小眼地瞪了半天,权微还是没有等到杨桢的解释,那是个玩笑用来调节气氛什么的,于是这就有点尴尬了。
     沉默总能让恶意发酵,权微皱起眉头说:“耍我是吧?”
     这人虽然有些莫名其妙的敌意,但肢体状态放松,没有攻击的征兆,章舒玉并不怕他,他答得一派坦荡:“没有。”
     权微一脸冷漠:“那你故意说一堆我听不懂的话是几个意思?”
     又绕回来了,而且意思还能有几个?这应该是方言的表达差异,章舒玉只能尽量意会,他本来打算从长计议,蒙面人要求援信,而他要赵叔和伙计的消息,可这样鸡同鸭讲、相互试探下去的意义是什么。
     他以为自己必死无疑,因此这醒来之后的每一刻都是赚来的,当断不断、必受其乱,珑溪那趟送信的路足够长教训了,章舒玉心想他要是一开始能顺从内心的疑问,不顾一切地向应绍丘求个明白,之后的一切或许都会变得不同。
     人贵在有自知之明,他只是一介草民,不像英雄那样担得起数百条性命。
     只可惜覆水难收,就像蒋寒最后那句“早知如此”无法成立一样,无论怎样假设,他这一生都只会有一个结局,但吃一堑长一智,他不该在同一个地方跌倒两次。
     章舒玉做决定向来很快,目光再抬来里头就有了些破罐子破摔的意味:“你说的话我也听不懂,交谈只是浪费口舌,带我来这里的人是谁?我想见他。”
     神经病年年有、今天特别多,权微立刻露出了一种看傻子的表情,他是个大爷脾气,不对人吆五喝六就不错了,哪里受得了别人对他指手画脚。
     权微手指一紧,扯着顾问的领带将人提了起来,笑得有些挑衅:“谁带你来的、你想见谁,这都跟我屁事不相干,我的问题呢,就是你这个人的服务很有问题,很会装傻是吧?送你一个投诉怎么样?你别告诉我这句话你也听不懂啊,杨桢。”
     投诉?章舒玉心说我确实也听不懂,可杨贞?臻?还是甄?是谁?
     对方叫了一个陌生的人名,可是方向却对着自己……章舒玉浑身一震,从这里醒来后第一次感觉到了不对劲,他下意识地摸了摸胸口,伤口处却毫无痛感,这反常让他心慌,并且这种无缘无故的心慌持续加剧,慢慢竟然让他感觉到了脊背发寒。
     要是章舒玉知道现在的流行用语,大概可以用上一句“这是来自世界的恶意”。
     牙商平生走南闯北,知道人们的相貌、服装、房屋和工具都可以不同,但有些东西却又能神奇的契合,比如素不相识的两人形如同胞,天南地北的寿山石一模一样,可是章舒玉从来不知道,一个人会有另一个他自己都没听过的名字。
     这种事根本不可能,他确定自己很清醒,那么唯一的解释就是对方认错了人。章舒玉强行镇定下来,直视着对方的眼睛说:“你怎么知道,我、我叫……杨贞?”
     权微懒得跟他废话,不耐烦地用另一只手提起杨桢衬衣上的胸牌晃了晃。
     章舒玉垂下眼帘,就见自己右边胸口位置的衣服上贴了一块像是盖了层水精的小扁牌,左边印着一个小图案,右边分上下两层写着字:杨桢,置业顾问。
     这种牒引一样的东西让章舒玉愣了片刻,然后目光不经意放远,就看见了自己那条从黑色的敞口裤脚下露出来的左脚腕,有些瘦、青筋显露,皮肤干得起了层皮屑,可是上面一点伤疤也没有。
     这画面像是压倒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让章舒玉忍不住眼前一黑,终于被这怪力乱神的遭遇吓得大脑一片空白。
     他的腿曾经被黑熊撕咬过,牙印和撕扯的瘢痕让人望而生畏,中原最顶级的去腐生肌散也没有疗效,后来别人提起章家的大哥一表人才,后面总会跟一句可惜,所以章舒玉比谁都清楚,这不是他的腿!
     这个人叫他杨桢,身上也写的也是杨桢,那章舒玉呢,章舒玉是谁?
     躺平的这位表情丰富,一秒钟换3个可以说是毫无压力,权微冷眼旁观地看着戏,心想自己都没干什么,他就一副身受重伤的模样,要干点什么那不得完蛋么,这年头碰瓷的惹不起,可不幸的是权哥软硬都不服。
     权微提着那根领带不肯松手,催促地说:“诶,说话!”
     章舒玉心里正巨浪滔天,一个人要是连自己都无法相信,外在的一切也就更不重要了。
     权微见他眼睛都不斜视,是铁了心要躺尸,单向是没法沟通的,他正准备撂下杨桢去找热线投诉,门口忽然就扑腾出一个人来。
     “诶你谁啊?干什么啊?放手,不知道他受……啊帅哥是你啊。”
     ――
     黄锦平时没这么关心杨桢,今天情况特殊,一是因为之前的居心叵测引发的心虚还没过时,二是杨桢让给他的客户刚爽快的签了购房合同,反正离医务室也没几步,他就想顺便过来看看。
     谁料不看不知道,一看吓一跳,杨桢不仅已经醒了,而且神奇地又被别人给揪了领子,黄锦虽然不知道杨桢干了什么天怒人怨的事,使得一小时之内被两个男的揪住了质问,但杨桢毕竟是伤患,他只好摸进去打圆场。
     “嗨帅哥,又见面了,那个啥,他今天不舒服,您看能不能先放开。”
     权微挑着半边眉毛,脸上写着“不信”两个大字。
     不舒服不早说,还跟自己满口胡说八道地对着呛?这要是有病,就是吃药都好不了的那种。而且他刚刚振振有词的时候可一都点看不出难受来,自己一将他提起来就虚弱了,权微因为有成见,先入为主地觉得杨桢就是在装。
     他松开领带让人杨桢跌回床板上,空出来的手扬起来往自己头上一指,阴暗地说:“他哪里不舒服,是不是这里?”
     杨桢后脑勺着地的那一声闷响黄锦现在想起来心里还直“咯噔”,因此权微的冷嘲热讽正好戳对了地方,黄锦被他的话吓了一跳,立刻就问道:“他咋的了?”
     权微:“他说你们不卖房,卖大米、棉花、畜生啊还有一大堆……对了,他还说听不懂我的话,让我叫把他带到这里的人来见他。”
     黄锦懵逼地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心想要是这些话真是杨桢说的,那他也感觉听不太懂了。
     中介不卖房姑且算是段子里的今日最佳,可哪有把买房的上帝当狗腿子使唤的置业顾问啊大哥!这该不会是摔坏脑子了吧!
     这回真不是他想抢单子,刁难的客户不如没有,黄锦强颜欢笑:“不好意思啊帅哥,杨桢开盘之前出了点事故,伤了脑袋昏迷了半天,可能不是特别清醒,您看他头疼这样子,真不是装的。他胡扯那些您别放在心上,他平时不这样的,您别跟他计较。这旮沓热,来,我带您出去喝杯水吧,顺便您有什么需求,跟我说也是一样的。”
     这才是顾问该有的态度,一对比杨桢就显得更不专业,可同事现在说他受伤了,而且他的状态也确实不正常,权微一直觉得针对老弱病残的都是垃圾,为了不打自己的脸,他只好将手往兜里一插,说:“谢了,暂时没需求了,你们锦程不是在推四期吗,我到时候再来……”
     说到这里他低下头,笑得有些不怀好意:“还找我的老朋友。”
     黄锦在旁边看着,不知道为什么就觉得66号这样子像是一只黄鼠狼在给鸡预约拜年。
     章舒玉听他们一口一个杨桢,基本接受了错的人是自己,他头痛欲裂,根本控制不住脱缰的思维,他试图为现状找出一种可能,然后想来想去只想到了天师们口中的借尸还魂,他闭上眼睛,心想这真是一个怪诞离奇的诡梦。
     可是梦里的感触却无比真实,他先是感觉到有人轻轻地推了推自己的肩膀,然后带着关怀的声音灌进了耳朵里。
     “杨哥,喂,杨哥你还好吗?草!我送你去医……”
     另一边,权微前脚离开医务室,后脚就在售楼大厅里碰到了一群眼中钉。
     “哟呵,这不是我们权哥吗?”
  
  
   第5章
     今天出门前真应该看看黄历的。
     看中的房子打水漂了不说,还碰到一个碍眼货,明明比他老却非要管他叫哥,装嫩的用心可以说是十分险恶了。
     权微的五官都没什么明显的位移,可是面由心生,嫌弃的感觉立刻就出来了,他也没有掩饰的意思,一点也不客气地说:“嗯,是我。”
     站在他对面的5男1女,是青山市一个炒房群里的成员,群名称叫“一屋不扫”,权微以前也在里面,后来因为不合群退了,他有些假清高,瞧不上这些心路十八弯的人。
     群主也就是最前头跟他说话这个男的,名字叫郑飞,特别虚伪,就一草民却爱把自己当老大哥,觉得权微不尊重他不给他脸,见了面的客气里全是话里有话。
     当然这只是权微单方面的、主观的、闹翻了之后的印象,在还能和睦相处的时候,他顶多是觉得这人有些热情过头。
     郑飞长了张喜气的圆脸,笑起来眼睛眯成缝,一看就是那种自来熟的好手,权微不尊老他也不生气,抽出一根烟边递边说:“权哥今天肯定又发大了吧?你下手的楼盘那基本都暴涨了。”
     权微没有妄自菲薄的爱好,因此他不接郑飞的烟,也不说今天白跑一趟,免得看到鳄鱼的眼泪,他只是朝门外扬了扬下巴,说:“别给我戴高帽子,我踩的楼盘你们也哪个没踩过?行了老郑,你们闷声就发大财吧,我老铁在外头等我,催呢,走了。”
     他这属于典型的撒谎不打草稿,自从有了快递和外卖,他老铁就焊在家里了,权微说这话的时候孙少宁正在阳台上训练乌龟跨栏,售楼处外面只有空气在等他。
     以前有一阵子在郑飞的努力下,他跟权微的关系闭着眼睛瞎说还能叫不错,丰富的热脸贴冷屁股的经验告诉他权微是个独行侠,因此郑飞一听就知道这人是想开溜,他想说的话都还没起头,自然不会让权微就这么走。
     于是郑飞伸出胳膊拦住了权微的去路,一脸和气地笑着说:“这么久不见了别急着走啊,一起去吃个饭,让兄弟一起来,今天大家收获都不少,一起交流交流嘛。”
     他们炒房团今天确实是赚了个盆满钵满,人手平均入了个两三套不说,还跟锦程私下完成了27套房的挞订。
     挞订就是假买假卖,郑飞负责提供27个人来买房,等开发商找到更合适的买家,双方一起提出撤销购房的申请,房管所的审批通过以后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