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牙郎_第6章

小说下载:牙郎作者:常叁思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这些房子就又回到了开发商的手中。
     这是一种低付出、高回报的双赢模式,炒房团可以轻而易举的拿下内部价和感谢费,而开发商得以控制市场,在楼市高峰上索求更高的房价和利润,或者在市场不景气的时候给人们制造出仍然火爆的假象。
     只是这种福利,退群的权微是无福享受了。
     权微根本也不在乎,他的目光在郑飞手臂上停留了几秒,拒绝得速度又敷衍:“今天不行,哥们儿约了上午的检查,下次吧。”
     郑飞刨根问底地说:“什么检查?往后推推不行么?你是神龙见首不见尾,下次碰到你又不知道什么时候了。”
     “不敢推,”权微伸出手装作要去拨他的胳膊,八颗牙地微笑起来,“艾滋。”
     平地一声雷也就这样了,郑飞愣了下,可肢体的反射却快如闪电,看见权微要碰他的胳膊,想都没想就缩了回来。
     权微顺势抬腿就走了,边走还要在心里鄙视别人觉悟低,这么怕死还炒什么房。
     等郑飞反应过来自己被匡了,个高腿长的权微已经到了门口,郑飞奚落的目的没达到,脸上的笑意渐渐变成了不屑,他冷笑一声,在心里嗤笑这个N瑟的小白脸总有一天要后悔。
     炒房是一门玄学,炒房客除非是背景深厚的,可以单打独斗,像他们这种小成本起家的个人,不抱团基本不会有什么大的建树。
     银行贷款门槛高,民间借贷利息高,亲朋好友是救急不救穷,剩下的出路也就是众筹。
     众筹就是进入一个相对稳定可靠的创业圈,有钱的出钱、没钱的先借一点,约定好风险和收益比例,大家一起发家致富。
     郑飞进这个圈子早,因为一连好几次在不同的楼盘遇到权微,这人长得高级穿得也怪异,郑飞留意了他一段时间,觉得是同行刻意去搭话了才认识的,他需要更多的合伙人,而是个人都需要钱,所以他把权微拉进了群里。
     这是很多炒房者求都求不来的机会,管理员不T人就不错了,谁知道权微竟然给脸不要脸,不遵守群规也就算了,后来竟然还把群给开了。
     中国的qq群虽然千千万,但群主好歹也是个官,不说别处反正在群里是老大,郑飞被人大哥来、大哥去地叫得有点膨胀了,不见面的时候想不起权微这号人,一想起来却又会觉得有口气咽不下去,巴不得权微阴沟里翻船。
     只是翻船倒是不至于,今天顶多是有点倒霉,权微在大太阳底下站了一会儿,将在这楼里生出来的气平均分成两份,一半算在了杨桢头上,剩下那一半,他去找罪魁祸首孙少宁喝一杯。
     ――
     黄锦将杨桢送进CT室之后,唯一的感觉就是想当场跪下,一个昏迷的人的重量相当于一座山,幸好经理深谋远虑,还派了一个同事来帮他跑腿。
     天热运动量大,同事到楼下买水去了,因为杨桢失去了意识,黄锦不敢走远,只好站在放射室门口枯等。
     在刷手机的间隙里他才后知后觉地想起要问自己,什么时候跟杨桢关系这么好了,竟然慌里慌张就把人扛到了这里。
     当时纯粹是一股救人的冲动,现在自然也想不出理由,黄锦的本质也差不多也就是个傻白甜,他放弃思考地瞥了瞥嘴,点开了关注的段子手。
     十五分钟之后,观察室的医生拉开门叫杨桢的家属,黄锦跟进去,这才发现情况不容乐观。
     杨桢有轻微的脑震荡,这不是什么大问题,棘手的是他颅内出现了一小块淤血,这个需要等他醒了再做一次检查。
     而对于黄锦来说,最大的问题却是杨桢什么时候能醒,好在现实多数时候是充满希望的,入院后的第四个小时,杨桢睁开了眼睛。
     梦里醒来,还是梦。
     头顶和墙壁还是白色,章舒玉盯着跟前的透明圆管,看见水顺着管壁流到了自己手上的一根针上,然后被白色的布片遮住了下路,却没有水渍沁出来。
     水不可能凭空消失,那就是下方有个小巧的机关,章舒玉抬手准备看看,手背上却立刻浮起了一阵胀痛。
     血线沿着输液管飞快地往上倒流,别说输液漏针,他们古代人信息闭塞,连龙吸水都没见过,章舒玉被惊得一愣一愣,直到血色蹭蹭地往上涨了半米,手上的刺痛剧烈到有些无法接受了,他才推了推趴在床边睡大觉的人。
     黄锦难得有机会睡午觉,被推了还不是特别肯醒,头在手臂里拱来拱去,打完3个哈欠才肯抬起来,然后他就看见杨桢自己坐了起来,嘴角还没咧歪开,就见对方将食指横着一指,说:“这个……”
     黄锦顺着指向看去,立刻被那瓶挂着的血吓出一句“卧槽”,他埋怨地骂了句“你怎么不早说啊”,立刻蹿起来奔到病房外头去了。
     章舒玉看着他心急火燎的背影,心头莫名生了点暖意,他没有应对经验,手举着也不是放下也不是,直接坐出了雕塑的效果,隔壁床的大哥实在是看不下去了,忍不住张嘴提醒他说:“你把那个手放下去吧,都回血了,别抬那么高。”
     章舒玉一句“多谢”到了嘴边,忽然想起别人或许听不懂,只好礼貌地点了下头。
     护士来得很快,一边拔针一边教训,尤其是黄锦作为看护人,承包了大部分的炮火。他冤成窦娥,摊开双手欲言又止,最后还是没敢狡辩,隔着护士对杨桢摊手表示无奈。
     章舒玉看过胸牌,知道他叫黄锦,这人看起来纯良,眼神也很干净,再看周围的人无论男女,每个人说话的时候都敢直视对方的眼睛,挺胸抬头、大步阔走,这种恣意而豁达的神采,章舒玉在中原的任何一块土地上都没见过。
     离开大偃,离开苦屿,离开和兴元,章舒玉就已经死了,命理诡谲,他根本无路可退,但死去虚无,活下来却一定能得到些什么,并且未知还能让他有点希望,可以设想赵叔他们也来到了这里。
     如果是命运让他代替杨桢醒过来,那么或许他也该试着替这个不知所踪的灵魂活下去,只是他跟杨桢素不相识,尽管顶着杨桢的名字,他也只能活成他自己。这就必然会带来一个无法避免的问题,杨桢的旧识必然会认出他不是本人,到时候要作何解释?
     然而船到桥头自然直,现代医学早就为他找好了一条不用被当成鬼怪妖魔烧死的退路。
     没用多久,粗枝大叶的黄锦都发现了杨桢的不对劲,他的问题不多也不难,可是杨桢他一问三不知。
     黄锦:“杨哥你感觉怎么样?有没有哪里不舒服?”
     章舒玉平和地说:“头有些痛,其他都好。”
     黄锦立刻就感觉到了一种诡异的客气,杨桢平时不是在接电话就是在打,很少正眼看他,黄锦还以为是自己的援助之手起了作用,给点颜色就灿烂地说:“那就好,对了,在售楼处推你那男的是谁?你们怎么会忽然打起来啊?”
     章舒玉这才知道原来杨桢是被打死的,他做了下心理准备,然后才对黄锦说:“我不知道。”
     黄锦才不相信:“你怎么会不知道呢?他问你要交代,你说你早交代完了,这明显就是认识的人啊。”
     那就是杨桢认识的人,章舒玉实话实说:“我不认识。”
     黄锦这时其实已经感觉出古怪了,可暂时还没形成结论,他想了想又说:“那、那售楼处里那个66号呢?你跟客户怎么也能干起来啊?”
     这又是一句半句都听不懂的话,章舒玉全凭直觉在理解,他在脖子上比划了一下,说:“66号,是那个带着玄铁项链的人吗?”
     玄、玄铁?
     黄锦一瞬间觉得自己幻听了,可脑子里又忽然飘过66号那句“他说你们不卖房,卖大米棉花”,他眨了眨眼睛,因为平时唯一的爱好就是看点不费脑的狗血剧,于是一个排的失忆剧情开始在心里串烧,他有点急了:“杨哥,你还记得我是谁吗?”
     章舒玉摇头,黄锦懵逼地想着完了完了摔傻了,然后站起来就要去喊医生,走了两步却又强迫症发作,稀里糊涂地回过头说:“杨哥那个……那个项链不是玄铁的,是不锈钢。”
     章舒玉“嗯”了一声,牙商的本能使得他下意识就问了出来:“不锈钢是什么?”
     “就是……”
     黄锦卡了下壳,先是发现要给日常生活中习以为常的东西下定义好像有点难,然后才迟钝的感觉自己也许、似乎、可能起了个不好的头。
     要是杨桢真的摔得连常识都没了,那单就不锈钢的问题,就得从不锈钢说到钢到合金再到元素周期表,再追溯到门捷列夫到化学到自然科学,最后说不定得刨到宇宙的起源上去,黄锦心想自己要是有这个知识面和传授能力,就不用来当苦逼的中介了。
     逼格不能随便装,此风也万万不能长,黄锦尴尬地笑了笑,说:“呃,嗯……就是玄铁!”
     说完他就脚底抹油,溜了。
     要是章舒玉先进一点,带着系统穿越,可能他的意识里现在就会弹出一句友情提示:您的好友,误人子弟的黄老师已经上线。
     可惜他就是被迫盲穿,除了牙郎自带的经历和眼力,连前身的记忆这种辅助都没有,章舒玉看得出黄锦是没答上来,他默念了几遍不锈钢的音,准备将这个名称先记在心里,等有机会了再弄明白,然后他正念着,就感觉自己的右腿上有东西在动,同时一阵乐声传来。
     章舒玉低下头,摸索着从裤兜里掏出一个黑色的小方块,不到手掌大小,有一面微微地发着光,上面有红色、绿色和一堆带着图案的小圆圈,顶部是3个白色的字:高利贷。
     这是手机和来电,不过章舒玉这时还不认识,他只是将它搁在床上,既惊奇于它能演奏,也在思考它怎样才能停止,因为它闹得别人都看在往这里看。
     最后还是旁边要休息的大哥受不了,对他喊道:“你不接就挂掉啊,吵死个人了。”
     他要是问怎么接或挂掉,估计对方的反应会和黄锦差不多,章舒玉想了想,说:“对不起,我的手不方便,能不能劳烦您帮我接一下?”
  
  
   第6章
     250线的业余财经评论员孙少宁同志,是个当之无愧的懒神。
     权微用脚踢了半天门,孙少宁这几步路都不肯走,在阳台上有气无力地嚎叫:“你不是房东吗,别客气,自己开门进来。”
     “你大爷,”权微也不心疼这是自己的房门,又用力地踹了一脚,这才丢下两手提着的塑料袋,去兜里摸钥匙。
     他性格散漫,毕业后总共没上几天班,就一头扎进了楼市。从2012年到现在一共有了7套房子,室内室外的钥匙一大堆,他也不能都挂在腰上,平时身上除了自己住的那套,剩下的一匹大门钥匙就是孙少宁这间。
     他跟孙少宁是清白到透明的发小,他只是怕孙少宁宅成地基,有天死在家里都没人知道。
     只是这种怜惜的感情总是不能长久,每次权微推开门,唯一的感觉就是想把孙少宁叉出去。
     地板不知道几天没拖,靠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