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生之主播_第8章

小说下载:重生之主播作者:邀日月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二天,通宵游戏一整晚的隋辕拖着浓重的黑眼圈到公司上班。
     孟莱吓了一跳,帮他泡了一杯香醇的黑咖啡提神。
     “你这是怎么了?”孟莱印象里,隋辕非常自律,生物钟尤其稳定,能让他熬夜的,一定是不得了的大事。
     隋辕揉了揉太阳穴,一口气将咖啡喝掉,“没事,竟然打了一整晚的游戏。”
     孟莱失笑,“怎么这么孩子气。”
     隋辕抬头,一脸疑问地看着她,孟莱随即收敛了表情,暗自怪自己疏忽,她平时很少将内心的情绪讲出来,难怪隋辕会不解。
     孟莱离去,隋辕一个人留在空旷的办公室里,他回忆着昨晚的游戏体验,在心里默默为小谢点赞。
     小谢带着他从青铜挺进白金,一路一打九。两人是开了语音的,打游戏时的小谢没有开播时那么局促,他仿佛与自己有着很深的默契,语气也很熟稔。直到凌晨,隋辕察觉自己贪多玩过了时间,问他累不累,小谢还说不累,可声音却很疲惫。
     隋辕心想,这么乖的小孩,就算是有意抱大腿,也应该好好打赏。
     正琢磨要不要开后门,让游戏频道的负责人给小谢分配个榜单资源什么的,隋辕就收到小谢的微信。
     “其实有件事,我也好纠结要不要和你说。”
     “你还没睡?”通宵一夜,隋辕还以为谢安然要补眠呢。
     “没有,因为是很重要的事,所以没睡。”
     “说吧。”隋辕直觉,应该不是什么好事。
     “关于主播然然……可不可以不要再和她见面,也不要再给她发信息了。”
     隋辕一愣,本来轻松的表情开始变凝重。
     “你喜欢她?”
     手机这边,谢安然为了不让隋辕头顶大草原,好不容易鼓起勇气提醒他,看见这条回复,惊呆了。
     果然,自己这么突兀,完全没有说服力,难怪隋辕会想歪。
     可是谢安然没有办法,他不能再放任谢然不管了,她不仅和隋辕一个人暧昧,她还有一大波的备胎,如果继续发展下去,隋辕一旦投入感情,一定会受到伤害。
     何况谢然根本就不是妹子!
     谢安然打定主意,只要硬着头皮回复――
     “对,我喜欢她。”
     海游大厦,顶层Boss办公室,隋辕神情复杂地看着手机。
     作者有话要说:
     隋辕:吓死我了。
     谢安然:真相更可怕。
     解释一下这两天的频繁修文――
     1.这篇文的文案是去年发的,距离渣作者开坑真的是有好长时间了,更了几章发现完全么有当时的感觉,于是索性推翻大纲重新理顺,决定后面跟着感觉走。
     2.谢安然的身世问题,渣作者知道卖惨有点狗血,但这里不得不说因为涉及到人格分裂,这个一定是和受虐的童年分不开的。
     3.主角性格,其实渣作者有意把谢安然写的很弱,虽然网文里,人物低开不是特别讨喜,可我依然像坚持,因为渣作者想在这篇文里表达的主题是“逐渐找到失去的勇气”。渣作者的上篇文里,霍老师是杨公子的救命稻草,治愈了杨公子。那么这篇文里,渣作者希望隋总是这颗太阳,能够照亮谢安然暗淡的人生。至于人格的问题,这里先剧透,隋总谈恋爱的过程会很累,每天修罗场,但最后他的另一半们会三合一的。谢安然最后会变得和谢安一样优秀,和谢然一样邪性,然而在隋总面前一如既往地怂。
     4.每个人心里,都藏着你想成为,或者害怕成为的样子。愿大家都能面对真实的自己。给每个包容渣作者的小天使比心。
  
  
   第8章 相认
     隋辕,海游直播平台大老板。许多小主播竞相跪舔的对象,他们想办法接近他,博取他的好感,多半是为了钱和资源。
     在外人眼里,隋辕是一个不苟言笑,矜持自律的冷面总裁。所以即便不能和隋辕成为朋友,他们也不能得罪隋辕,以免被限制发展。
     现在,竟然有人不畏强权,来拔老虎胡须,和总裁抢女人了,隋辕气笑了,觉得小谢还挺有胆量的。
     他让人力部把小谢的签约资料拿来看,结果发现了一件很有趣的事。
     他给小谢发了一条微信,“谢安然?你是谢安然?”
     谢安然愣住了,隋辕竟然还记得他?他还以为那些旧事早就是过眼云烟,两人之间差距这么大,隋辕自然不记得他了。
     所以上辈子,他才纠结那么久要不要过去相认。
     结果这辈子,只是刚刚冒了个头,就被隋辕扒了马甲。
     他忐忑地看着手机,不知道说什么,只好回了一个“嗯。”
     “你晚上有空吗?一起吃个饭。”隋辕直接发了条语音信息过去。
     谢安然纠结,在想自己刚刚撒了一个愚蠢的谎言,还是不要见面的好,就看见隋辕又追了条信息过来。
     “C大是吧?我过去找你好了。”
     谢安然赶紧解释,“不不,我不在C大,我搬出来了。”
     “那你在哪里?好多年不见,你都长这么大了。”完全一副邻家大哥哥的口吻。
     只是听着这个声音,谢安然已经醉了,可他还保持着理智,婉拒着,“晚上还要直播……”
     “哦。”隋辕热络的语气才停了下来。
     谢安然松了口气,完全没意识到隋辕语气的转变。
     办公室里,来给隋辕送资料的孟莱非常意外。她很少看见隋辕给人发语音,印象里他一直都是发文字,用他的话来说,文字更准确,更严谨,更官方。
     而且,他的语气是那样熟稔,除了良辰美景,她很少看见隋辕和谁这样热络。
     隋辕抬头看看她,孟莱微微一笑,理了理利落的短发,放下文件就走了。
     隋辕一个人,回忆着谢安然小时候的样子。
     外公家是在H市搞建筑的,舅舅的施工队里有一个姓谢的小工头,谢安然是他的儿子。两人第一次见面时,谢安然还很小,才六七岁,骑在他爸爸脖子上,他仿佛从小被当成姑娘养大似的,像块奶油。谢工头让他管自己叫哥哥,那小孩儿就保持着在爸爸脖子上的姿势,低下头,轻轻地“叭”了自己一口。
     想到这里,隋辕无奈地笑了笑,他小时候都是外公代大,和父母不亲。即便后来理解了父母打拼事业的艰辛,与家人消除了隔阂,可是却再也没有童年被捧在手心上的记忆。
     所以他是羡慕谢安然的,那个单纯的眼神,软糯的性格……
     不过后来,谢工头酒后进工地,被舅舅踢出了工队,他就好多年没再见到谢安然。他们重逢还是在学校里,他已经高三,马上毕业,谢安然初一,刚刚入学。
     他没想到谢安然的性子被家里养得那么软,被同学逼急了只会在墙角哭。隋辕就想,一定是这户人家把孩子保护得太好了。隋辕出手帮了谢安然,告诉他要懂得保护自己,然后隋辕就在那少年的眼睛里看到了崇拜。
     没多久隋辕毕业,考到了B市,和父母一起生活,再也没回过H市,自然也就再也没见过谢安然。
     没想到这孩子竟然考到了C大,还是播音专业!
     隋辕挺替他高兴的。可两人的缘分没那么深,他也只是高兴了一会儿,就又想起,谢安然刚刚一直拒绝与他见面的样子。
     原来他和自己喜欢上了同一个人,还是一个女主播。
     人就是很奇妙,当隋辕自己对然然有好感的时候,他不觉得有什么。
     当他得知主播小谢喜欢然然的时候,他也只是微愠。
     可当他知道谢安然喜欢然然的时候,他就不由得重新审视起然然。
     不得不说,这个女孩子确实,有一点“难养”。
     谢安然是温室花朵,然然是野生玫瑰,这两个人的成长环境决定他们的价值观完全不同。然然做事有时候不顾别人的感受,谢安然又那么体贴,他去追然然,根本就是去送人头。
     暂且不理会他胆敢挖自己墙角的心思,作为一个看着这孩子从小长大的过来人,他也不能看着谢安然误入歧途。
     隋辕突然头疼,打电话向良辰美景求助。
     “小谢说喜欢然然,怎么才能让小谢对她死心呢?”
     良辰美景哈哈大笑,“你是怕他和你抢人啊,这个简单,我去把小谢掰弯。”
     “滚。”隋辕低沉着嗓音,唬得隋辕一愣。
     “我说真的,我这么多年,难得碰见一个对脾气的。又乖又萌。”
     的确是又乖又萌,而且还很软很甜,隋辕心里这样想,嘴上却威胁别人,“你敢打他的主意,我就雪藏你。”
     “你神经病?”
     “我认真的。”
     “你是不是爱上我了。”良辰美景莫名其妙。
     “滚。”
     良辰美景有点委屈,“可我确实挺喜欢他的呀。”
     “你可以收他当个徒弟。带带他的人气。但别的就算了。”
     短短一句话,让良辰美景感到绝望。
     谢安然不想见隋辕,因为他还没做好准备,心里发慌。
     可隋辕想见他,却完全没那么多的顾虑。
     为了堵到谢安然,隋辕想到一个人,阿述。
     他还记得那天组队,阿述曾说过和小谢都是播音系的。那只要和阿述打听一下课表,应该就能知道谢安然什么时候会出现在学校里。
     隋辕是个行动派,想做什么事立刻就能行动。到了晚上直播的时候,他开着“随缘”这个ID进了阿述的直播间。
     韩述直播间的弹幕热闹了起来。
     “好像是隋总进来了。”/“没啊……看错了吧?”/“不可能是我家总裁,他哪次身后不跟一堆特效!”……
     韩述的私聊对话框,出现几行小字。
     “随缘:打扰了,我想问一下你明天有没有课。”
     韩述一愣,斟酌着回复。
     “韩述:有的。”
     “随缘:大课小课。”
     “韩述:大课。”
     “随缘:几点下课。”
     “韩述:下午五点半。”
     “随缘:谢谢。”
     随后,随缘秒了韩述的贡献榜。
     一排特效通报过后,隋辕退出了阿述的直播间,弹幕随之热烈起来。
     “你看,我说他来了吧。”/“我去,大boss给我述秒了榜!”/“阿述加油啊,越播越好了!”/“666666666”/“隋总秒过榜的人都是海游要捧的人”/“官方盖章了吗这是”……
     韩述又把两个人聊天记录重新看了一遍。
     隋辕问他明天有没有课?然后几点下课?这表示什么?
     第二天,毫不知情的谢安然上完专业课,整理好书本准备回家。他从不在外多留,很大一部分原因就是怕自己无法控制身体,切换人格,惹下不必要的麻烦。
     谢安然走出教学楼的时候,从韩述身边经过,不知韩述今天发什么疯,大冷的天却只穿了一件皮夹克。谢安然裹紧自己的羽绒服,把寒风挤出自己的身体。
     教学楼门口停着一辆卡宴。
     隋辕摇下车窗,朝教学楼门口喊了一句,“安然!”
     谢安然一顿,全身的力气都被抽干了。
     ……
     看着卡宴载着谢安然扬尘而去之后,韩述抿了抿冻得发紫的嘴唇,觉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