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重生之主播_第9章

小说下载:重生之主播作者:邀日月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自己很可笑。
     隋辕提醒石化的谢安然系好安全带。
     谢安然挣扎了好久,憋出一个字,“哦”。
     隋辕呵呵笑了一声,“我没想到是你。那天晚上组队,你怎么不和我说呢。我们能再碰上,这真是太巧了。”
     谢安然紧张得说不出话,又憋出一个字,“嗯”。
     隋辕还当他是因为然然的关系,和自己不亲近,心想这可真是小孩子脾气,因为对方心智不成熟,他也就不和对方计较了。
     能和H市认识的人重逢,隋辕还是满心欢喜的,他把谢安然带到了魏良辰的火锅店。
     魏良辰惊奇道,“你们俩什么时候认识的!”
     隋辕解释,“这其实是老家的一个弟弟。”
     魏良辰再想想昨天两人的对话,顿悟,“原来是这样,那怪不得。这世界也太小了。”
     于是这顿晚饭,成了三个人面基的聚会。在隋辕的见证下,魏良辰强压着谢安然的脖子拜了师。
     在直播平台,人气高的大主播带人气少的小主播,二人就要以师徒相称。良辰美景肯带谢安然,意味着他日后的发展会少些辛苦。
     酒过三巡,隋辕给魏良辰使了个眼色让他回避,开始步入正题。
     “今天来找你,还有一件事,是关于然然的。”隋辕特意把语气放温柔。
     谢安然听见“然然”两个字,手一抖,筷子就掉到了地上。
     隋辕随手就又给他掰开一双新的,在酒杯里涮了一下给他递了过去,动作体贴得完全不像是一个老板。
     “你们俩不合适。”谢安然低着头,把声音控制得很低,尽量不让人听出他的颤抖。
     隋辕心想,你怎么知道我要说的台词。
     为了不让对方产生反弹心里,隋辕换了一种说法,“安然,我觉得你还小,不适合谈恋爱。”
     谢安然讶异地抬头,看了隋辕一眼。
     隋辕看着青年的眉眼,已经不是记忆中的小小一团,觉得自己刚刚的话有点蠢,于是又换了一种说法,“我的意思是,然然要比你成熟一点。”
     “她比我好?”谢安然的心凉了。不知道他这种情况,算不算是自己绿了自己。
     “不不,我是说,这个女孩儿家庭状况很复杂,成长背景也不单纯,性格也不是那么简单。”隋辕皱着眉。
     谢安然听完心想,那你到底喜不喜欢然然。可微妙的是,他也不知道自己想听见肯定的答案还是否定的答案。
     隋辕见谢安然闷闷不乐,也不知道自己刚刚说的话他能不能听懂,只好硬着头皮再把话讲清楚。
     “然然光是买一个包,要花几万块。你知道前不久那场直播吧,她赚了几十万。可这些钱,两天她就能花光,”为了证明什么,隋辕还拿出手机给谢安然看然然发来的“求救”信息,上面是一大串的购物清单。“安然,这样的女孩子,如果不能满足她对物质的需求……对你们两个都不好。”
     谢安然已经被那串清单震惊了。他家里总是添新物件,也不知道谢然向多少人求过救!
     隋辕不知道他的内心戏,继续补充,“安然,你家里的情况我也是知道一些的。这样的女孩子,会给你增加很多压力。你现在还在念书,网络直播玩一玩也没什么,但不要因为别的原因,让自己背上经济压力,荒废学业。”
     隋辕记得谢安然成绩还可以,可为什么最后他只读了高职,他还不好直接问呢。
     谢安然总算明白了隋辕的意思,心情复杂的同时又有一点感动。
     隋辕还是记忆中的样子,他表面上高高大大,一脸严肃,可是实际上,人却温柔得不行,骨子里是个暖男。而且喜欢说教。
     见谢安然不吭声,隋辕知道这件事不能急,“时间不早了,我送你回家。”
     谢安然正在想事情,嘴巴比脑子快,就应了一声“好。”
     结果当他坐上隋辕的汽车后,才意识到自己干了一件傻事!他家里破绽那么多,万一隋辕看出点什么可怎么办!只是这么一想,谢安然就觉得自己心跳加快,血液倒流。
     谢安然有个毛病,只要他紧张、愤怒、高兴或者疲惫等等极端情绪爆发,他就会换……
     车上,隋辕还在絮絮叨叨,“……经济上有什么困难,你可以和我说。不要因为钱委屈自己,做直播初期也不怎么赚钱,不过以后我可以分配好的榜单给你,让你多曝光。C大简直是贵族学院,你们同学家境都不错,你不要和他们攀比,专心学习,这些问题以后都不是问题……”
     隋辕一边说着这些话,一边把车停在了谢安然家的小区门口,刚刚对谢安然的经济状况表达过担忧后,他抬头看着地价十几万一平的国际公寓,有点尴尬。
     “你住这儿……?!”
     车里,副驾上的“谢安然”眼神黏黏糊糊的,“哥哥,不陪我上去坐坐吗?”
     不知为什么,隋辕有一种后脖颈发凉的感觉。
     作者有话要说:
     谢然:隋总,上来玩玩啊(ˇ?ˇ) ~~
  
  
   第9章 盘丝
     谢然用钥匙把门打开,把隋辕推进了“盘丝洞”。
     谢然眼睛里闪着戏谑的光,心想谢安然你死定了,居然趁我不在挖我墙角。至于隋辕,这可是自己送上门的,看来今晚她得想办法开个车。想了想自己的身体条件,谢然遗憾地决定,就先开个手动挡吧。
     对未来一无所知的隋辕打量着小学弟的房间。
     谢安然的客厅是北欧风装修,极简风格,灰白蓝色调,透着一股淡淡的性冷淡味道,干净整洁得不像一个宅男的家。
     沙发上摆着动物抱枕,地毯上还有绵羊坐墩,茶几上的画框也是粉红色……局部装饰上又飘散着一股浓郁的少女风。
     地板上的游戏机和电子产品,还有一些发烧必备碟片,随处可见的纸巾盒,又暴露了房主的宅与萎靡。
     隋辕快看不懂谢安然的居家风格了。
     “你……”日子过得不错啊!没等这句话说出口,隋辕就看见了玄关柜上放着一排LV限量款,女包。
     隋辕:?
     谢然淡定地脱下羽绒服,脱下卫衣,脱下牛仔裤,脱下……
     隋辕:?
     谢然笑着安抚他,“别紧张,我换件衣服。”
     隋辕尴尬地指了指,“那边是衣帽间吧?”
     谢然想到了什么,眼睛里有一汪春水,赞同的,“对,你等我一下。”
     去衣帽间的路上,谢然打开音响,吊顶音箱开始播放一首充满挑逗意味的限制级歌曲。诗意优美的旋律里,偶尔夹杂着气若游丝的呻吟,耳鬓厮磨的感觉非常露骨。
     坐在沙发上的隋辕整个人紧绷了起来。
     虽然说不出为什么,可就是哪里怪怪的,隋辕整个人都不好了。
     衣帽间里,谢然开始迅速地挑选蕾丝内衣、网袜、美瞳和假发。她有收藏真丝睡衣的习惯,同时又有着选择恐惧症,比如此刻究竟该穿大红色若隐若现好,还是纯白色半含半露好。
     “等人家一下哦。”谢然隔着衣帽间的门,对隋辕说。
     门外的隋辕对前方的高能一无所知,毫无防备地坐在沙发上,想着一些小时候的童年趣事。
     “吧台里有饮料,帮我倒一杯Tequila。”谢然喊道。
     隋辕看了一眼时间,离他每天睡觉的固定时间还剩两个小时,小酌一杯也无伤大雅。他打开酒柜,找到龙舌兰,柠檬,和盐。
     衣帽间里,谢然已经换好淡紫色的吊带裙,画好小烟熏,对着镜子练习了一遍喝酒的动作――
     舔盐粒,咀嚼柠檬片,吞咽酒液。
     重点在舔,咀嚼和吞咽。
     谢然戴好酒红色的小卷发,推开衣帽间的门,走了出去。
     客厅里空无一人,只有一杯酒放在吧台上。
     谢然喊了一声,“哥~?”
     隋辕的声音从厕所里传了出来,“稍等。酒洒在衣服上,我处理下。”
     谢然倚在吧台上隔着厕所门和隋辕调情。
     “今晚你要不要留下来?”
     “是啊,我们好多年没见面了。”
     “对,我身上发生了不少变化,你想不想了解一下。”
     “是有不少变化,都变成大孩子了。”
     “不,还是你比较大。”谢然暧昧地暗示着。
     乘客隋辕洗完手,司机谢然整装待发。
     在离开洗手间前,隋辕随口问了句,“对了,你那狗怎么样了?”
     门外的谢然瞳孔瞬间放大。
     血肉模糊的场面。
     小狗抽出的身体。
     他趴在六楼的窗口,看着那团红色血肉,吓出一身冷汗。父亲扔完狗,朝他走过来的时候,他就翻了白眼晕厥过去。
     谢然猝不及防地倒地,发出“咚”的一声巨响。
     洗手间里的隋辕赶紧拧开门把手走了出去,看见客厅里再次空无一人。
     吧台下面,谢安醒来的时候脸朝地。他冷笑着摘掉假发,扯过刚刚谢然放在高脚凳上的羽绒服,套在身上后,他站了起来。
     隋辕一扭头,看见吧台后面的小学弟套着羽绒服,头发蓬乱,单手举着酒杯微微晃动。
     “你不是换衣服去了吗?”隋辕一头雾水。
     “冷。”
     “你眼睛怎么黑乎乎的?”
     “困。”
     “那我……不打扰了?”
     “好。”
     隋辕心想这是逐客令吗?刚疑惑着,就听见小学弟用清冷的声音解释道――
     “想到一些不开心的事。”
     隋辕一愣,“比如?”
     “狗死了。”
     隋辕还记得谢安然小时候在工地看见那条小狗的样子。一个奶娃娃看见一条小奶狗,对父亲撒娇说想要,谢爸爸就在工地上找了个纸盒子,让他把狗捧了回去。看着他宝贵珍惜的样子,他一定是很喜欢那条小狗,会好好照顾它,隋辕心想,如果我也在爸爸身边长大,是不是也可以像他一样撒娇,要一只小猫小狗。很多年过去,隋辕都没忘记那个画面,那个完美、温暖的场景就如同一张老照片,成为他想要复刻的印记。他想总有一天,自己会成为父亲,他要做一个优秀的人,宠爱他的孩子,当他向自己撒娇时,他就帮他饲养一只宠物,猫或者小狗。
     “那真是……很抱歉提起这件事。”隋辕遗憾地安慰他。
     谢安的嘴角轻轻扯了扯,“没关系。我没有你想象中那么脆弱。毕竟很多事情,都和你记忆里,不一样了。”
     隋辕被这句话里的怅然感染,一时间不知如何叙旧,他想到谢安然说困了,便提出告辞。
     “不送。”谢安语气冷漠,人还坐在吧台后面,这其实是非常失礼的举动。但隋辕完全能理解他此刻的心情,看着宠物生老病死,这一定是一段很忧伤的记忆。
     “早点休息。”他劝慰谢安然,然后独自离开了这个充满危险气息的家……
     隋辕关上房门的一瞬间,谢安收起了自己脸上的忧伤。
     他站起身,打开羽绒服,看着身上糟糕的装扮――紫色蕾丝裙,两条腿光着,脚趾甲甚至还涂成了红色。
     谢安把杯子里的烈酒一饮而尽,回想这个混乱的夜晚,不屑地“嘁”了一声:
     “没有一个,智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