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甜饼小故事文集_第2章

小说下载:甜饼小故事文集作者:三日成晶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榜以及拿作者撒气_(:зf∠)_
  
     第2章 就先把人搞
  
     听在杜康耳朵里,简直就是当头霹雳,脑子还没想清楚,身体倒是当机立断的行动了――只见杜康迈着大长腿一步跨到浴室门边,抬手拉住门把手,一拉。
     “咔哒”一声――他又把浴室门关上了。
     关上了似乎还是觉得不保险,他死死抓着门把手,贴在浴室门上用自己的身体顶着门,把自己当成了人形障碍物。
     浴室里的金波:“……”
     金波透过磨砂玻璃门,看着贴着门的身影,有那么一瞬间是恍惚的,只一个身影而已,他就能确定门外站着的是杜康。
     杜康怎么会在这里?他这个时间不应该正在凯撒酒店,和他的新婚妻子洞房花烛夜吗?
     金波从来没对杜康抱有过任何希望,他虽然从十几岁就爱杜康,杜康是喜欢女人的,从小到大,他看着杜康的女朋友一茬接着一茬的换,从伤心到麻木,从期望到奢望,金波早就已经习惯了以杜康的铁哥们的身份存在,至少这样,他还能偶尔亲近杜康,偶尔将人灌醉了,拖到床上搂着睡一次。
     虽然即便是喝醉了他也什么都不敢做,杜康常年浅眠,搂着也只是纯睡觉。
     但他是真没想到杜康会在新房的隔壁给他也弄了一间房子。
     他还记得杜康笑的很开心,说要和他做一辈子的邻居。
     当时金波觉得自己连心痛是什么滋味都不知道了,只有一片麻木的死灰。
     送他隔壁的房子,是要他每晚都对着墙壁想象着他爱了十几年的男人,和一个女人是怎么缠绵亲热的吗?
     金波真的想过干脆说出来算了,我心如刀割,那也别想若无其事的结婚生子。
     可最终他还是什么也没说,他实在是见不得那个从小就爱笑的人,为了他沾染什么愁苦和郁闷。
     甚至他还做了他的伴郎。眼睁睁看着他爱的人和另一个人结了婚。
     金波到看到浴室外的身影之前,情绪一直都是崩溃的,他浑浑噩噩,他甚至不知道自己在干什么,应该干什么。
     他能做的极限就是看着杜康结婚,他真的做不到像杜康希望那样,一辈子做他的邻居,看着他子孙满堂。
     他不知道杜康为什么会新婚之夜来他这里,但他刻在骨子里的时刻围着杜康转的本质,还是出卖了他看似一潭死水的内心。
     “杜康?”金波的声音带着急切,拍了拍磨砂们说道:“你把门打开。”
     杜康闭了闭眼,知道自己干了一件傻事,脑子里乱糟糟的一片,仍旧没想清楚应该怎么哄人,但总算是松开了门把手,也向后退了两步。
     金波打开门,走出来,见着杜康先愣住了。这是什么造型?
     杜康掩饰性的捋了捋头发,两眼直勾勾的看着金波。
     杜康还是第一次这样直勾勾的看着金波,金波刚才确实用冷水把衣服都浇湿了,现在就只胯间围了一条毛巾,冷不丁被杜康这样上三路下三路的盯着,盯的金波莫名其妙的同时,有点口干舌燥。
     特别是在杜康也只穿了一件,款式一言难尽的丁字裤的前提下,两个人互相打量状态,有些说不出的暧昧难言,很像是约炮现场。
     杜康把金波上上下下都扫视了一圈,在估摸着自己能不能打得过金波,说他是不会说,实在劝不好,就先把人搞了再说。
     在他的思想里,两个人搞过了,就算是这辈子栓在一处了,金波爱他也无外乎就是想要一辈子和他栓在一处。
     他用那容量明显欠费的脑袋,磕磕绊绊的总结了出了这么一个方法,别管好不好用,自己先给自己吃了一颗定心丸,于是杜康神奇的冷静了下来。
     杜康一冷静,脸色就自然多了,他天生的相貌就很好的发挥了“帝王将相”威慑力,杜康难得条例清晰的说了一句话:“我先洗个澡,你去客厅等我。”杜康没忍住又把眼睛晃到了金波的人鱼线上,“我有话和你说。”
     杜康说完忍不住在心里给自己点了一个赞,迈步走进了浴室。
     金波退出来顺便帮杜康关上了门,总觉得哪哪都不对劲,又一时说不上哪里不对劲。
     杜康洗的很快,把那一小块布料脱下来甩进了垃圾桶,随便冲了冲就出来了。
     轻车熟路的找了两件金波的衣服套上,迈着大长腿嗖嗖嗖的就来到了客厅,金波已经穿好了睡衣,正拿着一块毛巾座在客厅的沙发上擦头发。
     看见杜康穿他的衣服,金波的眉角跳了跳,杜康嫌弃他的品味,偶尔他把人灌醉了过夜,杜康第二天宁可穿脏的吗,也不肯穿他的衣服。
     杜康大马金刀的座在了金波的旁边,抄过金波的毛巾,将人按在趴在腿上,毛巾呼到金波的脑袋上,就开始乱揉搓一通。
     金波非常自然的躺在杜康的大腿上,两人之间的互动,宛若共同生活了多年的老夫老妻一样。
     是身体记忆。
     杜康抽搐了一下嘴角,在心狠狠抽了自己两巴掌,他得是多迟钝才会在金波失踪后那么久,才发现自己是爱着他的,别的不提,就这种下意识的身体记忆,要身体力行多少遍,才能养成不用过脑子身体就能自己行动的境界?
     人只有在经年累月的,不停重复一件事,才会形成身体记忆,就像你看见你妈,你总是不用过脑子就会脱口而出“妈”一样。
     都这样了,他上辈子是得迟钝到什么程度,才会跑去娶媳妇,生生搞的两个人最后都不得好死的?
     杜康觉得还是不要耽搁了,早点搞到一起,才是正事,他是绝对无法再承受一次失去金波的那种惶恐了。
     擦完头发,杜康将毛巾随手扔在茶几上,做到了金波的对面。
     想要尽快搞在一起首先得表明立场,杜康当机立断道:“我不结婚了。”这样算是立场够鲜明了吧。
     金波:“……今天是你的婚礼。”
     虽然金波对于杜康新婚之夜跑来他这里,还一头雾水,但听见杜康的话,立刻了然了,肯定是两个人吵架了。
     不过说来奇怪,杜康一向温和,对待女人更是绅士的让人牙酸,怎么可能会在新婚之夜和妻子吵架,还几乎□□的跑来他家?
     杜康一噎。十分操蛋的想起了今天是他的新婚夜。婚已经结了怎么办?
     “那……那就离婚!”杜康赶紧补充道。
     金波这下真的吃了不小的一惊,当初杜康追伊朵的时候,可谓是使尽了浑身解数,追到手更是快要宠到了天上,这样随随便便就说出离婚――看样子吵的挺严重啊。
     “你们……吵架了?”金波问:“为了什么?很严重吗?”应该不轻,不然怎么会说出离婚这样的话来。
     虽然内心有那么一瞬间金波是期盼杜康真的离婚,并且再也不要结婚的。但是也只有那么一瞬间,毕竟这个世界上,他是和杜康的父母一样,无论如何都希望他好的人。
     “哈?”杜康愣愣的:“没有啊!”怎么跟想象的不一样啊!不应该高兴吗?就算不表现出来,也应该双眼划过暗芒,或者隐晦的抓着什么,然后以为过力而手指青白吗?他可是一眨没眨的盯着金波的反应呢,说好的真爱呢?
     金波蹙眉道:“没吵架你新婚之夜跑我这来干什么?”
     “还说什么离婚,你才结婚没有十二个小时吧!”金波几乎带着咬牙切齿:“夫妻之间吵个小架,就半夜将人扔在酒店,那当初的追人时恨不得变成人手机链,二十四小时的挂伊朵身上的热乎劲呢?!”
     如果杜康不是在上辈子从父亲的嘴里,得到了最后金波为他而死的讯息――他都要怀疑金波暗恋的不是他,是他老婆了好伐。
     被金波一通咄咄逼人的质问,把杜康刚刚心里那点告白的台词,给冲的一点不剩,杜康一声不吭的抿着嘴,不在看金波,心里疯狂的思索着接下来应该怎么办。
     这要是直接说他喜欢金波――妈的谁信啊!早干嘛去了?结婚了才想起来?他自己都觉得自己欠揍。
     他要是莽莽撞撞的告白了,搞不好以金波现在的激动程度,会扑上来揍他,杜康忍不住往金波的身上划拉了一眼,虽然看着像是花架子,但他从小热爱和平,从来没有和人打架的经验,两人身高差不多,搞不好自己会挨揍啊!
     金波还是一脸煞气,他也不知道自己生的到底是什么气,总之就是无名火起。
     他都咬着牙给杜康做了伴郎,眼睁睁的看着他爱的人和别人结婚。并且对于这个事实已经认命了。
     但这家伙转眼就说要离婚,还是易这样轻松的语气。他似乎已经看见了自己在未来会无数次为他的“好哥们”做伴郎,看他像换女朋友一样频繁的,一次又一次结婚。
     金波觉得自己就是一个人字形的大傻逼!
     金波暴躁想要将人薅过来,歇斯底里的将他十几年不可告人的心思吼给杜康听听,看他目瞪口呆露出厌恶也好,看他落荒而逃从此一刀两段,总好过他贱的自己都看起不。居然……居然因为杜康一句要离婚的话,又升起了不切实际的希望。
     “你说话啊!”金波怒吼。
   作者有话要说:  喜欢点个收藏,短篇文集 甜饼合集,你不会后悔哦_(:зf∠)_
  
     第3章 憋说话――吻我
  
     杜康正急速的转动着他时灵时不灵的大脑,想着要怎么把事情说通,怎么糊弄过去,要不就承认是吵架了,人后借口不想见伊朵,先留在这里看着金波,只要人不死,又爱他爱的那么深沉,总能搞在一起的。
     被金波这雷霆一吼,直接蹦了起来,膝盖悲催的撞到了茶几,几本杂志哗啦啦的掉了一地。杜康疼的一咧嘴,蹲下身捂着小腿狂揉,看见了地上一本散落开的杂志,杜康当时像被当头打了一棒子,又浇了一壶开水一样,顾不得小腿的钻心疼痛,一瘸一拐的越过茶几,朝着坐在对面沙发上的金波扑了上去。
     将人扑倒在沙发上后,杜康是睁着眼睛将自己的嘴唇贴了上去,四唇相接的那一刻,金波完全僵成了尸体。
     地上静静躺着的杂志上面,赫然是红艳艳的口红广告,硕大的猩红嘴唇旁边,一行喵呜体的小字――憋说话――吻我。
     杜康原本是抱着试探一下就放开的思想,将自己贴上去的,但是真的贴上金波的嘴唇,感觉确实出乎杜康意料的好。
     凉凉软软的,他没法想象一个男人的嘴唇能这么软,明明看着挺薄的,怎么会有肉嘟嘟的感觉?
     杜康忍不住张开嘴吸允了一下,没有女人厚重黏腻的唇膏味道,而是薄荷牙膏的清爽香味。
     杜康吸允了几下,伸出舌头,想要撬开金波的牙关,却没能成功。
     因为金波的牙关正在不停的“咔哒咔哒”的打颤,杜康仔细看了一下,不光牙关,连身上都几不可查的颤抖着。
     一个吻而已居然就抖成这样,杜康没来由的一阵抽搐的心疼,到底得喜欢成什么样,才会因为一个吻而痉挛。
     杜康用手轻住金波的两腮,大拇指食指同时一用力,就顺利的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