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甜饼小故事文集_第3章

小说下载:甜饼小故事文集作者:三日成晶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自己的舌头送了进去。
     杜康是第一次这样和男人接吻,但是却并没有一丝一毫的排斥感,反倒是一种难以言喻的兴奋,杜康将感官交给身体,勾缠舔舐,翻搅共舞。
     两人吻了很长时间,直到金波已经不再发抖,杜康这才意犹未尽的放开人。
     金波气喘如牛的坐起身,抹了抹嘴角,将来不及吞咽的口水擦掉,直愣愣的人还是有点懵。
     杜康看着金波呆愣愣的样子,心道广告都是隐藏的真理啊,说什么乱七八糟的,直接上去啃一口,你看这不啥事都没了。
     半晌,金波总算是回了魂,清了清嗓子看向杜康,这么一会的功夫嗓子竟然哑了,沙哑着声音问:“你这是什么意思?”
     杜康看着金波眼中闪过期待、紧张、苦涩、狂喜,最后交汇成一种,任何人只要看上一眼,就会想起的四个字――望眼欲穿。
     都说眼睛是心灵的窗户,杜康确实头一次在一个人的眼里看到这样强烈的情感,忍不住又开始心疼,还有点心酸。
     心一疼,脑子就抽了。
     杜康不知道怎么想起了,不知道啥时候在哪个三流狗血电视剧,里的九流台词――“我趴在她身上的时候,想的是你。”看看看看,多么经典多么能表达他此刻错综复杂的思绪啊!
     为什么新婚之夜跑来找我――我趴在她身上的时候,想的是你。
     为什么想要离婚――我趴在她身上的时候,想的是你啊,哥们!
     杜康忍不住要再心中给自己点上三百六十五个赞了,这一句话简直神了有没有,把他所有无法出口的解释顺带着告白都做了,不能更好了。
     杜康忙着激动,没注意到身边人的脸在他话音落下的一瞬间,脸色就暗淡了下去,甚至越来越黑,最后达到了伸手不见五指的至高境界。
     “去你妈的,你他妈是第一次趴她身上?!”
     拳风裹挟着打在脸上的闷响,杜康在疼痛感通过侧脸传达到大脑的一瞬间,就明白了他他妈干了蠢事。
     台词害人啊,他诅咒导演拍的电视剧永远扑街――
     两个人最终还是打了起来,杜康最开始生生受了几下,但见金波越打眼睛越红,他不还手恐怕是要交代在这。
     于是两人你一拳我一脚,拳拳到肉,脚脚生风,噼里啪啦乒乒乓乓,打乱了客厅精心的摆设,打飞了不知道谁脚上的小猪拖鞋。
     这一场互殴足足进行了半个多小时,像是一场经久憋闷的骤然发泄,也像是两人成年男人走投无路般的凶狠告白,没有人顾忌也没有人留手。
     最后以金波险胜而结束。
     看着骑在自己腰上鼻青脸肿的金波,杜康心想果然真的挨揍了。
     他就说没打过架可能会输吧。
     杜康用力眨了眨眼,金波最后一下砸在他的眼眶上,砸的他一只眼睛冒金星。
     这小子下手还挺狠,杜康虽然输了,但他现在的感觉就一个字――爽。
     这么想着,杜康率先顶着惨不忍睹的猪头脸笑了起来,并用手轻轻的勾住了金波的脖子。
     刚才还一丝不让,将他死死压制在地上的人,被杜康几乎没什么重量的一带,就弯下了脖子。
     两人额头贴着额头,鼻梁对着鼻梁,心头挨着心口,气喘吁吁的靠在一起,气氛静谧中透着说不出的温馨,仿佛一切早就如此,早该如此,
     窗外――雨停了。
     不知道是谁先把嘴唇贴上去的,总之刚还往死里互殴的两人,像是发誓一辈子一辈子不跟你好,为了块糖又亲亲热热玩到一起的孩子,吻得温柔又缠绵,缠绵的不像一个亲吻,而像一场情话。
     杜康勾着金波的脖子,还意犹未尽的啄吻个不停,这感觉太美好,他舍不得停止。他觉得他仿佛开启了新世界的大门,竟然有些想不明白,自己从小到大为什么要费尽心机的找女人,又娇气又难哄,但凡有一点没能及时考虑到,就玻璃心的嘤嘤嘤,男的多好,高兴的时候一起玩,看动漫,打游戏,喝酒撸串,不高兴了就痛痛快快的打一架,打完了谁也不会记仇,最重要的是打啵绝对不会啃一嘴口红……只要是想象一下,都觉得风景简直这边独好啊!
     气氛太美好,简直像假的,金波即便是个纯爷们,骤然多年心愿一夕之间如愿以偿,总免不了要患得患失,总免不了想要问问眼前的人,这一切都是真的吗?是真的吗?真的吗?的吗?吗?
     于是他开口了:“你趴在她身上的时候,想的真的是我吗?”
     正满心温柔缱绻,暗暗发誓以后一定要对金波好一点的杜康:“……”少年你对这句台词究竟有多大的执念?
     还没等杜康想好怎么开口回答,天旋地转,金波将两人调转了位置,这回事金波在下,又问:“那你趴在我身上呢?趴在我身上的时候,你想着谁?”
     已经被金波搞的快要精神分裂的杜康:“……”妈的,他不小心秃噜嘴的黑历史,是不是过不去了。
     杜康憋红这脸,酝酿了半晌,冲着金波一声,通天彻地中气十足“滚!”
     金波愣了一下,掀开身上的杜康,捂着肚子蜷缩在地板上,背对着杜康全身痉挛起来,尤其肩膀,简直抖的风中残叶一样。
     杜康:“……”他收回只有女人玻璃心的这句话,报应来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杜康手足无措的座在金波的身后,发现金波越抖幅度越大,怎么看怎么像是发了羊角风。
     怕人真的抖出什么事,杜康十分诚恳的和金波道了歉,从头顶开始一路错到了脚底板,却只见金波已经从羊角风,升级成了踩电门。
     杜康终于觉得不对劲了,大力将人翻过来一看,两行热泪顺着金波的眼角挤出,整个人呈现一种癫狂的颤栗,却不是伤心欲绝彪泪痉挛――是他妈憋笑憋的!
     杜康:“……”他真想鞋底糊金波脸上,吓死老子了。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金波终于憋不住狂笑出声:“啊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哈哈……”
     杜康扑上去没头没脑的一顿狂捶,“怎么不他妈的憋死你个□□的……”
     “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啊啊哈哈哈哈哈哈嗝!”金波笑的停不下来,他觉得自己还不算长一辈子,长到二十五岁,从有记忆开始细数岁月,从没像今天这样快乐过,这样肆无忌惮过,这样――疯狂过。
     最后杜康也架不住金波魔音灌耳的哈哈哈,跟着没有没脑的傻笑起来,杜康觉得,无论是前世还是今生,像金波这样的人,永远是他逃不开的宿命。
     浮生八苦唯有爱上他这一条出路。
     最后两人都笑的累了,摊在地板上对着天花板上的3D立体蜘蛛放空,身体并排,手却是十指相扣的。
     激烈的情绪缓缓褪去,如同过了麻药劲的手术病人一样,两人身体上的疼痛,开始山呼海啸的纷至沓来,杜康嘶嘶呼呼的爬起来,将金波也拽起来扶到沙发上,轻车熟路的去电视柜的底层拿了小药箱,里面有为有他为了爱打篮球的金波,预备的红花油。
     这回好了,正用到点子上。
     
  
     第4章 “马杀鸡”
  
     超大瓶的红花油放在中间,两个“二师兄”面瘫着对坐,对于到底谁先来这件事,互不相让,都觉得自己更惨一些,应该率先得到舒筋活络的“马杀鸡”。
     金波指着自己被杜康打的肿成两个大的腮帮子说道:“你看看,你看看,这是你下的黑手吧,不赶紧揉一揉,明天我连饭都吃不下去了。”应该我先来。
     杜康指着自己乌青的眼眶:“你少扯淡了,你看这眼睛给我打的,现在还一闪一闪亮晶晶,满眼都是小星星呢!不赶紧揉开了,我明天保不齐连东西都看不见了。”
     金波不甘示弱撩起睡衣,指着肚子上的窝心脚印:“要脸点吧!你看看唉,我肚子现在都一抽一抽的疼呢”似乎是觉得说的还不够惨,又补充道:“搞不好肠子都被你踹折了……”
     刚准备掀开后背给他看的杜康:“……”肠子折了,你小子还能跟我这争论按摩的事儿?疼不死你。
     两人都绞尽脑汁的想让对方给自己按摩,浑身上下找重伤,甚至有种刚才打架时,怎么没让对方多打几下的遗憾感。
     不行,这个后背伤不给力。杜康周身上下找了半天,也没找到一个能媲美“肠子踹折了”的重伤。
     半晌,灵光一闪,嘴角飞快下垂道:“我来的时候是穿着一个丁字裤你也知道。”
     杜康煽情的垂下头:“车子开的飞快,闯多少个红灯已经不记得了,那时候只想着马上见到你”杜康最后扔下了重磅□□,“被一个交警狂追了两条街,虽然甩掉了,但交警差点出车祸,明天……”杜康没说明天怎么样,适时的给金波留下了发挥想象的空间。
     实际上用不着说了,明天可想而知会是什么样的状况,能开得起凯迪拉克的杜康,是个经常上杂志的创业明星代言人。
     大学还没毕业就开始创办珠宝公司,搭着十年一届的国际珠宝大赛的顺风车,以多个入围奖,一个二等奖,让他们这个全是在校大学生设计师的公司,成功在业界站住了脚跟。
     毕业后生意更是风生水起,年轻人的激情和创造力,永远是出人意料的惊人,而刚刚荣获了全国十大杰出青年企业家的杜康,更是登上了这一期华国财经杂志。
     杜康不仅事业做的顺风顺水,风格别具的相貌更是让他成了个网红。
     他昨天举办婚礼,更是有不少媒体不请自来,免费充当了公司的的宣传人。
     所以午夜赤身开敞篷跑车,在主街上狂飙,还差点造成追捕他的交警车祸,影响会多么恶劣,简直不能深想。
     金波听杜康说完,也不说话,把人按到在沙发上,倒出红花油在手心搓热,开始极其专心认真又小心的给杜康揉散身上,和脸上的淤青,甚至还去冰箱取了冰块,敷在了杜康的脸上,防止明天肿的太难看。
     如愿以偿的享受到“马杀鸡”的杜康,简直要借一句广告词来纾解他此刻的感觉――透心凉,心飞扬。
     打架的时候是很爽,不过揉开的时候是真疼,虽然杜康现在痛并快乐着,但他还是忍不住间歇发出点闷闷的痛呼。
     “嘶……你轻点啊……啊……啊呦呦!”
     “嗯……嘶……哼……真凉。”
     金波:“……”
     金波啪的一下重重的打在杜康后背的淤青上,惹得杜康又“哎呀!”一声,差点把金波从他腰上掀下去。
     “你他妈能别叫了吗?”金波咬牙切齿的呵斥他。
     杜康愣了一下,嘟囔道:“疼啊,我当然忍不住了……”
     金波瘫着脸,抽了抽鼻子,向后挪了挪,按住杜康的腰,附下身冲着杜康的大屁股轻轻的送了送腰。
     “!!!”
     杜康头皮差点炸了,一脸昂笨里个爆的回头看金波。
     太不要脸了啊,戳谁呢?
     “你……你他妈别流氓啊!”真是没救了,擦个药油都能硬了,可真是年少轻狂,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