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甜饼小故事文集_第4章

小说下载:甜饼小故事文集作者:三日成晶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血气方刚啊!
     金波额头青筋直爆,又狠狠拍了杜康一下,惹得杜康一声惨嚎。
     “你定力好,你来啊。”金波阴测测的问。
     杜康鄙视性的看了金波一眼,和金波交换了位置。
     杜康将手上的红花油搓热,专注的将手下的淤青揉开,一开始确实没什么少儿不宜的想法,但是随着金波闷在沙发上,那个绿油油的大蘑菇中的痛哼声越来越大,杜康的脑洞也越来越大。
     他现在怎么看那大蘑菇,怎么像――绿油油的大丁丁。
     而金波闷在那里头的声音更像是……
     杜康狠狠甩了甩脑袋,继续手上的动作。
     直到杜康快把自己的脑袋甩折了,也挥之不去脑中的各种各样带颜色的画面。
     他尽量躲避着,甚至是虚虚的坐在金波的身上,以免他的小兄弟戳到金波的后腰。
     后来实在是不行,听着金波哼哼唧唧的声音,最后发展到觉得手下抹的不是人的皮肤,而是电门,电伏不大,摸一下就全身上下连头盖骨都麻酥酥的。
     忍无可忍杜康压在金波的身上,恶意的摆动着腰跨:“你勾引我的。”
     金波也不闷了,把脸从蘑菇里抬起来,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的狂笑起来。
     杜康也跟着笑,最后两个人笑累了,收拾收拾干净,一起去了卧室睡下了。
     实在太晚了,明天还有一场硬仗要打。
     阳光透过窗帘的缝隙,悄悄的爬过地板爬上卧室里唯一的大床,床上两个成年男子身体向着一个方向,微微的弯曲着,没有手脚相缠的拥抱,却严丝合缝的贴在一起。
     杜康闭着眼,感受他身后喷洒在脖子上的热气,心中是从未有过的柔软。
     想不起来是在哪看到过,这种睡姿叫汤勺式
     大约有五分之一的情侣会以这样的睡姿睡觉。这种方式代表其中一方能给另一方提供安全感甚至是心灵、物质上的支持。
     而作为被汤勺的那个,杜康觉得,这其中包含的绝不止这些,金波的依恋,保护,甚至是刻在骨子里的追逐,都能通过这个睡姿窥见。
     而他蓦然想到,原来两人是经常这样睡在一起的。
     杜康想,他不后悔前世他最后松开了方向盘,以死殉情的决定。
     否者他就不会有重来的机会,虽然失去才懂得珍惜是这世界上最操蛋的事,但没法否认,大部分人终其一生都在操蛋着。
     “操蛋啊!”
     杜康被太阳晒得又痛又痒,大刺刺的伸手抹了把脸,下一刻“嗷”的一嗓子窜起来,疼的“嘶嘶嘶”个不停。
     妈个鸡,光顾着伤春悲秋了,不小心划拉到受伤的眼眶上了。
     杜康这会才想起来昨晚两人激烈的战况,动了动,全身上下几乎都隐隐作痛。
     龇牙咧嘴的走到卫生间,杜康漫不经心的一抬头,被镜子里的怪物吓猛的往后闪了一下,这一下又不小心闪到了腰,杜康半身不遂的坐在马桶上。
     这特么可怎么见人?
     杜康愤愤的回到卧室,看着熟睡中的金波,同样的猪头脸,怎么看怎么搞笑。
     忍不住恶意的伸手推了一下。
     下一刻金波“嗷”一声惨嚎,直接从床上暴起,闭着眼睛飞起一条长腿,将杜康骑在身下。
     眼看着拳头离脸越来越近,杜康面无表情的想,来来来!反正也看不出是个人了。但是想象中的疼痛却并没有袭来,金波将带着“凌冽”拳风的拳头,险险停在杜康的鼻梁骨上方。
     杜康睁开眼看见悬空在自己鼻梁上的拳头,散开成修长的手指,贴着杜康的鼻梁滑下,游走在杜康的脸上,最后停留在杜康的眼眶上。
     “你这怎么肿的跟头猪一样……”金波还一脸幸灾乐祸继续划拉着。
     杜康面无表情的瞪他,心道我是猪头,你以为你能好到哪去?二师兄!
     金波的手指很漂亮,不是什么如玉雕琢的美,而是修长且筋骨分明的,整齐洁净,看着就是个爷们的手,隐隐透着力道的那种。
     杜康被金波划拉的有些心猿意马,躁动的动了动腰,咳。
     他晨.勃好像又起来了。
     金波被屁股底下的“变形金刚”弄的先是一愣,然而同样身为男人的他,怎么会不知道那啥啥啥的玩应。
     金波的脸好像被点燃的煤气炉,“腾”的一下烧了起来,半身不遂的想从杜康的身上下去,半路又似乎想起了什么,顶着一张猪肝脸重新坐了回来。
     杜康被他一坐,额头的青筋欢快的跳起了霹雳舞,跳的杜康头盖骨都麻了。
     金波也看出来也能杜康是被他压到了,吭吭哧哧了半天,才憋出一句完整的话:“你……要吗?我,咳。我帮你。”
     杜康被他那活像一脸便秘的表情愉悦到了,但是碍于气氛严谨不适合笑喷,只得苦苦的压制这,温和的笑着说:“宝贝,我确实很想……但你的电话已经在你的枕头下震动了一个世纪,你真的不看看吗?”
   作者有话要说:  这是一个短篇合集的大长篇,各种各样的小故事t(*°°*)s
  
     第5章 一颗救命的定心丸。
  
     金波看出杜康憋的辛苦,自己先忍不住笑场了,就那么放松了身体,趴在杜康的身上,从枕头底下摸出了手机。
     看清手机上的来电显示,金波就笑不出来了。
     杜康将手放在金波的后背上下不停的抚弄,没有赘肉柔韧又好摸,正上瘾着,突然感觉到金波不笑了疑惑的将人的脸抬起来,却看见一张无比严肃的脸。
     “咱俩可能闯了大祸了,女王大人亲自打电话来了”金波说。
     杜康也意识到了实情的严重性,看着屏幕上兀自闪动个不停的“女王大人”四个字,杜康只觉得头大如斗。
     他头天几乎是裸奔而来,并没有带任何可以通讯的电话,否者他可能半夜就会被电话吵的焦头烂额,根本不可能得到这平静又香甜的一夜。
     女王大人就是他的母上大人,迥然有别于其他人家唐僧转世的母亲,不唠叨且轻易不插手干涉子女的决定,但只有开口必定如同圣旨一样没得商量,固然得号“女王大人”,连他如将军一般悍勇的爹,也只能常年受制于女王大人的淫威,烟都不敢多抽一根。
     这肯定是找不到他,所以打到金波这来的。
     杜康将金波的电话接过来,手指一滑,接听了电话。
     “喂,妈,是我,小康,我在金波这,您不用惦记,我一会就回去跟您解释。”杜康先声夺人。
     本来以为会听到什么歇斯底里的咒骂和埋怨,岂料那头沉默了一会,“咔哒”一声挂掉了电话。
     杜康:“……”女王大人这么高冷吗?
     金波:“……”女王大人就是这么高冷。
     杜康翻身抱着金波,将头埋在金波的胸膛,瓮声瓮气的说:“宝贝咱俩得起了,一会还得回家见女王大人呢。”
     他能感觉到金波的紧绷,知道金波担心他脑子的热乎劲过了,面对家庭和社会的双重压力,会退缩甚至反悔。
     毕竟很多时候,我们想做的事,想要的东西,发誓一辈子不更改的决心,都会轻而易举的死在别人的议论和不解中。
     杜康适时的给金波送上了一颗救命的定心丸,“带你回家”这是他目前能给金波最实际的承诺。
     恋恋不舍的拍了拍金波手感良好的屁股,杜康率先起身去洗漱了。
     金波却被杜康的这一颗定心丸砸的头重脚轻,他就在这短短的时间里飞速想了很多的结局。
     杜康后悔,要和他做回朋友,他该怎么办。
     杜康舍不得好不容易到手的伊朵,还想和他牵扯不清怎么办。
     杜康最后不得不回归正常家庭,从此两人连朋友也做不成怎么办。
     如果真的是那样,金波觉得他倒宁肯死在昨天晚上。
     可他尝到过和杜康相爱的滋味,如今连死也舍不得。
     他甚至在这短暂了时间里,考虑过如果杜康最后还是会回归家庭,那么不能接受见不到杜康的自己,要怎么瞒着他家里和他老婆见他,或者下贱的去做一个破坏别人家庭,一辈子都见不得天日的DD地下情人。
     金波脸色扭曲,几乎要哭出来,他无论如何也没想到,杜康会想要带他回家。
     金波从床上蹦起来,飞快的冲进洗手间,狠狠的将杜康抵在洗手池上,恶狠狠的说,“这辈子,下辈子,下下辈子,你要是敢背叛我,辜负我……”
     杜康直觉接下来的话绝对不是什么好话,但是他想阻止已经来不及了。
     只听金波锥心泣血般的声音,一字一句的如刀如剑,如同想要生生刻在杜康的灵魂上“那就让我们生生世世不得好死。”
     杜康:“…………”很少见这么画风清奇,把自己也带进去的狠毒诅咒。
     杜康面无表情的把自己身上的鸡皮疙瘩抖下去,很想按着金波的肩膀拼命的摇晃一番。
     少年,你真相了哇!
     金波说完了令人毛骨悚然的誓言,就把头埋在杜康的后背没了动静,杜康甩了两次,也没把人甩下去,简直就像一个没脸见人的背后灵。
     杜康淡定的刷完牙,看着依旧贴树皮一样贴在他背后的金波,无奈的把手伸到金波的腰侧软肉上,手指飞快的动作起来。
     每个人的侧腰或多或少都有一些痒痒肉,金波尤其多,被杜康一咯吱,沉重的心情再也维持不住,忍不住也开始动手报复,两人很快在洗手间相互咯吱起来。
     洗漱过后,两人站在纤尘不染的厨房门口,面面相觑了一会,以眼神完成了两个来回的交锋,最终确认,谁也不擅长这个,最后只得停止对对方无声的谴责,锁上门一起出去吃。
     金波走在前面,打开车库看见了自家雪佛兰旁边的凯迪拉克,价值不菲车内狼藉一片,车门也没有关好,车坐上依稀可见水迹斑斑,像一个迫不得已落魄的贵族。
     嘴角一抽,笑了出来。
     他总算能想象出杜康是怎么在暴雨中开着凯迪拉克向他狂奔而来,甚至来不及关好车门,就这么冲进了他的房间,却临时怯场,不敢敲响他的浴室门。
     为什么呢?为了不知道怎么解释,趴在她身上想的是你么。
     金波意味深长的瞪了杜康一眼,抿着嘴打开了雪佛兰的车门。
     莫名其妙被瞪了一眼的杜康:“……”又踩到哪个地雷了。
     两人开着车驶到小区门口,被人群堵在了原地。
     原来是小区门口站岗的保安小哥,正在和两个身穿警察制服的人争吵,晨练的装模作样在原地踏步,起早买菜的大妈也拎着个菜篮子站在旁边看热闹。
     “我没带证件。”
     “我们是警察,你让我们进去,你们小区里有个神经病,必须立刻抓捕归案。”
     一个穿着皱巴巴警服的中年胖子,义正言辞的说。
     保安小哥冲天翻了个白眼,也不好好看人,只斜楞着眼,夹了那自称是警察的中年胖子一眼,不耐烦道吼道:“什么精神病?什么精神病?什么精神病?这小区我干了三年了,居民人都好着呢。就那个大妈……”保安小哥一指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