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甜饼小故事文集_第6章

小说下载:甜饼小故事文集作者:三日成晶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台接待,大学应届毕业生,迷糊、美貌、贫穷,又傻白甜。
     他能理解前世为什么喜欢这种类型,男人嘛,都喜欢依赖他的菟丝花,特别是不怎么聪明,长得还过得去的菟丝花,好哄,不闹人。
     但是他现在是真的很苦恼要拿这朵真・小白莲真么办。
     灰姑娘倒还好一些,顶多被她眼泪淹个半死,主要灰姑娘的母亲老巫婆不好打发。
     杜康看了一眼金波,把金波眼中的慌乱和不安尽收眼底,事情已经到了这个地步,他无论如何快速收拾好烂摊子,才能安安心心将这个美好的人,据为己有。
     杜康将幸灾乐祸的杜若甩到一边,拉起金波的手,深吸一口气,推开客厅的门,走了进去。
     一进门,客厅内霎时屋内出奇的安静,偌大的客厅中摆了满满一桌子早饭,桌子旁围坐了四个人看样子是正在吃早饭。
     
  
     第7章 伊朵尬演
  
     屋内的四个人显然被金波和杜康的鼻青脸肿的造型给唬住了,一时之间都没认出来人是谁。
     伊朵愣愣的看了杜康好半天,下意识的想要笑,眉眼刚刚弯起来,就被坐在她身旁一脸容嬷嬷翻版的中年妇女,狠狠拧了把大腿。
     水汪汪的大眼睛自来水被拧开了阀门一样,眼泪唰的一下成双成对的掉了下来,立刻开启了嘤嘤嘤模式。
     但嘴里还叼着咬了一半的水晶虾饺,犹豫了一下很不舍得就这么吐出来,于是只能一面泪流满面,一面三两口把饺子吞进肚子里。
     这才开始细声细气的专心致志嘤嘤嘤。
     随着伊朵开始嘤嘤嘤,其他人也都放下了碗筷,只见坐在主位上的一位身穿紧身旗袍的中年女士,优雅的放下了筷子,甚至慢条斯理的取了桌旁的餐巾擦了一下嘴,这才幽幽的开口:“解释吧……”
     随着女王大人的话音落下,杜康发现他的腿又不争气的软了幸亏他机智,进屋的时候攥着金波的手,这才得能暗暗借力站稳。
     杜康知道这个时候是不能怂的,紧了紧攥着金波的手,杜康飞速的运转着脑子。
     来的时候在路上,他是准备了几套说辞的。
     但是临到关头却觉得哪句都不合适。
     无论怎么解释,都摆脱不了他一夜之间转变了心意的事实,怎么解释都显得刻意,像是一个犯了杀人罪的罪犯,却埋怨是被杀的人激怒了他。
     但又不能上来就认错,不然接下来的就玩不转了,你都知道错了,还不赶紧改过来?
     杜康脑中百转千回,电光火石之间,终于想出了一个不是办法的办法。
     杜康搂过金波的肩膀,将人的脸搬过来,对着金波的嘴唇,“吧唧”一声,十分响亮的亲了一口。
     静。
     死一样的寂静,连嘤嘤嘤的伊朵都像是被掐住脖子的母鸡,戛然而止了抽泣。
     女王大人整理袖口的手僵住了。
     老巫婆的嘴张的能塞下一整个灯泡。
     金波更是眼珠子都要瞪出来。
     就连一直暗暗幸灾乐祸的杜若,也风中凌乱在了当场。
     “啪!”
     “咣当!”
     “哎呦!”
     刚刚舀了一勺汤要喝的杜云风,直接把汤勺掉回了汤碗里,汤碗里的热汤溅出老高,飞溅了对面的老巫婆满脸。
     仿佛是按下了暂停键的电影,又一次被按下了播放键。
     伊朵哇的一声又开始嘤嘤嘤,而且一边哭一边还拿了餐巾去给老巫婆擦脸,杜云飞哆嗦着手指指着杜康,咳的天崩地裂,女王大人皱着眉头甩了杜云风后背一巴掌,嘟嘟囔囔埋怨他把汤汁撒上了她最心爱的旗袍……
     杜康金波和杜若面面相觑的在原地站了半晌,等到场面终于不再鸡飞狗跳,这才开口,而开口的第一句就是一个重磅□□。
     “我要离婚。”杜康说:“爸,妈,我得离婚。”
     杜康将视线转向兀自嘤嘤嘤的伊朵,他从进屋开始第一次正视他这个小妻子,极度诚恳又温柔的说道:“我们离婚吧,伊朵。”
     伊朵不知道什么时候偷偷拿了一个春卷,刚啃了一小口,可能觉得挺好吃,泪痕尤未干的脸上,全是满足神情。
     刚想再啃第二口,被杜康的声音打断,没能成功,但是听懂了杜康话里的意思之后,却没立刻做出反应,而是马上回头看向翻版容嬷嬷。
     “容嬷嬷”虎着脸,恨铁不成钢的使劲怼了一下伊朵,伊朵被怼的一个趔趄,手上一直抓着的春卷飞到了地上,
     伊朵看了春卷愣了一会,就在杜康以为伊朵可能要给那个死不瞑目的春卷,念一段精钢经超度了它时,就见伊朵“啊!”了一声随即如同离弦的箭的一样飘洒着热泪向杜康冲过来。
     杜康没完全没想到这小姑娘会这样神来一笔,根本没时间躲开,被软玉温香抱个正着。
     伊朵死死抱着杜康的腰嘤嘤嘤的说:“康康,你是骗我的对不对,你不会跟我离婚的,你是爱我的啊……”伊朵一边哭着摇头,一边突然提高了音量,开始歇斯底里的大喊:“康康,你说,你说这一切都是假的,你只是被这个狐狸精勾引了,你心里爱的还是我。”说着开始摇晃杜康,“你快点醒过来啊~~~~~”
     一屋子人:“…………”
     杜康:“……”原来刚刚这姑娘是在酝酿台词。
     演技太拙劣,台词烂大街,情绪不到位,可能是昨晚上才看的狗血连续剧桥段,生搬硬套上来的。
     就在这时伊朵突然松开了杜康,转而她口中新鲜出炉的金狐狸精,伊朵泪眼朦胧的拽住金波的衣袖,当然由于被她的表现惊呆,金波也没躲开。
     “你不要和我抢康康好不好,求求你,我没有康康真活不下去……”伊朵继续摇头晃脑,眼泪甩的四处都是“求求你了,你放弃康康吧,你是好人,你一定会遇见一个真心爱你的人,康康他就算和你在一起,他心里爱的也只会是我。”
     金波:“……”你说的好有道理的样子,我竟然无言以对。
     伊朵的戏似乎已经到了高.潮,一面大力摇晃着金波的手臂,一面疯狂的流泪。
     杜康直觉按着剧本发展下去,伊朵该被金狐狸精一个大力甩出老远,然后撞到xxx流血昏迷……
     然后就是年度狗血大戏,霸道总裁怒甩小三,浪子回头照顾失忆原配,再经历几番流产怀孕虐身虐心,就可以完美的全剧终。
     只是杜康猜到这开头,没猜到这结局。
     他没想到这傻丫头真的敢用生命去演戏――
     下一刻伊朵顺着金波的手臂向后飞了出去……
     而站在后面一直围观全程,并精准的猜到开头和结尾的杜若,眼疾手快的上前企图将人拦下来。
     岂料常年沉迷于撩骚老男人,没事就熬个夜打手游,偶尔抽空还去喝个醉生梦死的小身板,没能成功的停止伊朵不要命一样的演技。
     “嘭!哗啦啦……咚!”
     杜若不仅没能截住伊朵奋力向后的一撞,而是直接被伊朵撞的向后一趔趄,不幸崴了脚,后又闪了腰,最后一头扑在了客厅中唯一个,两米来高的观赏花瓶上。
     事故发生的太快,就像龙卷风……
     杜康只来得及抬起手,和看见杜若昏迷之前的最后一个眼神……
     那眼神是分明是再说――哥,我只能帮你到这了。
     伊朵回头看见杜若摔在了碎了一地的花瓶渣滓中,竟然比杜康的反应还要快些,“啊”的一声通天彻地的尖叫,就不管不顾的冲了过去。
     伊朵似乎是感觉不到疼一样,直接跪倒在碎瓷片上,抖着手没头没脑的薅起杜若的狮子头,夹在自己的怀里,小心翼翼的把杜若脸上的碎瓷玻璃渣都扒拉掉,看见一个昏迷过去却任然完好的脸,这才像是吃了九转还魂丹一样吐出了一口大气……
     以己度人,一个女人的脸多么重要啊!
     所有人都焦急的围了过来,杜康神色复杂的看了一眼伊朵,随即弯腰抄起杜若,就就往门外跑,金波十分默契的率先跑出门,把雪弗兰开到路边等着,一家四口都上了车,这才发动车子。
     杜康按下后车窗,看着跟着他跑了一路,但是实在没地方只能被留在车外的伊朵,女孩一脸焦急丝毫不作伪,膝盖也扎破了好几处,有些伤口还流下了细细的血线,看样子伤的也不算轻。
     杜康沉下了脸色,对着站在伊朵身后的女人说道,“你也赶紧送伊朵去医院吧,阿姨!”最后两个字,杜康是带着迁怒的情绪吼出来的,毕竟这出狗血大戏,导演必定是这个女人,伊朵耳朵软,又十分孝顺,真不知道有这样一个妈妈是好还是坏。
     一路上杜康的精神都紧绷着,知道将杜若送到了医院,检查出人没有什么大碍,只是轻微的脑震荡,甚至身上的也没被碎瓷片滑到几处。杜康这会的精神才放松下来。
     金波也是跟着紧张的不行,要是杜若真的有点什么意外,说到底也是他间接导致的,他心里真的很不舒服。
     女王大人更是好多年都没这么“喜怒形于色”了,现在虽然面无表情的坐着,但杜康通过自己怎么也控制不住发颤的双腿就知道,女王大人现在心情很不好。
     杜云风第四次讨好女王大人被拒,悄悄的像杜康打了个眼色。
     杜康拍了拍金波的手,跟着杜云风去了吸烟区。
     两人将烟点着,一时之间谁也没有说话,杜康虽然有记忆,但恍若隔世的感觉还是让他晃了神,他到现在都记得他父亲沙哑的着嗓子告诉他金波早就死了的时候,那种撕心裂肺的感觉,他当时只知道自己丧失了对生的渴望,却忽视了父亲语气中的哀伤。
     知道自己的儿子殉情,不知道爸爸当时会有多么难过,还好他还有重来一世的机会。
     一根烟抽完了,杜云风又摸出一根点上,深深吸了一口,这才就着喷出的烟吐出一句话:“我早看你俩不对劲。”
   作者有话要说:  修文_(:зf∠)_
  
     第8章 哥们也能搞。
  
     杜康眉头一挑,并没有接话,他知道杜云风说的是金波,但他不知道怎么接,他前世真是迟钝到了一定的境界,否者怎么会连杜云风都看出他俩不对劲,他自己却没看出来。
     “有一次”杜云风皱着眉,似乎回忆起了什么不堪回首的往事,“我去你公司对面金波开的咖啡厅喝咖啡,那天没什么人,金波招待我之后,就一直坐在吧台后头发呆,我正好没什么事,就玩了一局游戏,一局游戏我用了四十分钟。他就一直那个姿势坐着,也不看手机,甚至都没换姿势。
     我当时还心说,现在小孩不都二十四小时手机不离身,一天只要醒着,眼睛就长在屏幕上的吗?我还一天不知道盯多久呢,金波这习惯挺好,最起码发呆不费眼睛。
     但后来和他拉扯着结账的时候,才发现他发呆那正对着你办公楼,你当时就坐在那办公。”
     杜云风叹了口气,“我当时觉得不对劲,但是你俩从小就好,也就没怎么太往心里去。”
     “一直到后来又有一次”杜云风意味不明的看了一眼杜康:“我那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