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甘饴_第1章

小说下载:甘饴作者:猫大夫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本书籍由耽美啦小说网书友整理制作上传,版权归原作者所有
   本书籍仅供学习交流之用,请在下载后24小时内自行删除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www.danmeila.com)
  
     《甘饴》
     作者:猫大夫
  
     文案:
   不自知的双向单恋。竹马。非校园。
  
     “据说,朋友的友情往往建立在相互误解的基础上。恋爱大概也是如此。”
     - Love Me If You Know -
  
   其一:八一八为何那对高中时关系最好的学霸,竟然年近三十了,都还是处男。
   其二:“或苦或涩,甘之如饴。”
   其三:情商不够,智商来抵。堂堂科研狗,幼稚得终日斗智斗勇(x)。
   其四:时不时来点儿追忆。
   其五:主角是覃晓峰和冯子凝,拆不掉。
   其六:楼主瞎掰,不要当真。
  
   另附:所谓赠人玫瑰手有余香,诸位,收藏和送花使人长寿。(x)
  
   【0001. 四根冰棒和三次联谊】
   第一章
     窗户边斜照的夕阳一点一点地往后退,光亮一点一点地淡去,窗台上的那两盆绿萝没精打采地耷拉着叶子。
     终于又到了一天的下班时间,可惜对仍有任务没有完成的冯子凝来说,下班时间的到来没多大意义,反而加剧他的烦躁。他凑在电脑前继续调试,身后突然有人往他的背上拍了一掌,他险些整张脸撞到电脑屏幕上。通过屏幕的反射,冯子凝认出是二组的组长,翻了个白眼。
     “嘿,怎么样?这周末咱们所和ST实验室有联谊,你参加吗?”刘松泽趴在工位的隔板上,笑嘻嘻地问。
     冯子凝不假思索地拒绝道:“不参加。”
     “我就说他不会参加,还问。”唐信宏从自己的工位上起立,收拾笔记本电脑的电源线。
     刘松泽冲唐信宏抬了抬下巴,问:“你呢?去不去?我给你报名。听说今年ST实验室来了几个姑娘,女神级别的,不去可惜!咱们所放眼望去,唯一的雌性生物只有呱呱,工会好不容易为咱们争取到的机会,如果白白地浪费掉,怕是又要过今年的光棍节了!”
     唐信宏厌恶地说:“不去。还女神级别,要真是女神,还能留到联谊?刚报到那天就得被瓜分了,嘁!”
     “哎,还真别说,去年试验中心不是来了位大美女吗?那身材火爆得跟超模似的,现在已经换第四任了吧?”收拾好电脑包的迟硕眉飞色舞地谈论八卦,“我见过两三回,回回都在不同人的车上。嚯,要不是知道她是测试组的,我还以为她站前台呢!”
     冯子凝还剩下一大堆工作没有做,偏偏这群人在自己的耳边叽叽喳喳说个不停,让他无法集中注意力。他越听越心烦,敲的代码错误率越来越高,终于在一个名字从迟硕的口中说出来时,他停下了敲键盘的手。
     “不过也有大家闺秀款的,ST实验室的蒋悦湖不就是?哎呀,真是个漂亮的小妞儿,还时不时穿个日系美少女校服,露个大长腿,长发飘飘,别提多美了!”迟硕趴在隔板上想入非非,只差口水没从嘴里流出来。
     冯子凝冷冷地抬起眼,说:“你干完活了吗?包都收拾好了。我警告你,没干完活不许走!否则明天主任问起来,我可不帮你兜着!”
     迟硕突然被训,呆了半晌,随即苦着脸哀求道:“别啊,组长!今晚总决选,我还得去给我家姑娘刷票呢!”
     “再怎么刷还不是第二。”冯子凝没有收回成命,盯着电脑屏幕继续忙碌起来。
     唐信宏走过来问:“还剩多少?要不,我帮你?”
     “不用,这是我们组的活儿。你和刘工先回去吧。”冯子凝头也不抬地回答。
     就这样,冯子凝绑架了唯一没有出差的下属陪自己加班,直至夜深,办公室内只剩下中央空调的风声、键盘的敲打声和迟硕饿得肚子咕咕直叫的声音。
     终于完成工作的他们关上办公室的门窗,饥肠辘辘地往外走。已是披星戴月的时候,静悄悄的大院里几乎没有人声,冯子凝再度听见迟硕饿肚子的声响。他停下了前往车棚的脚步,斜睨迟硕一眼。迟硕的懒腰伸至一半,尴尬得呵呵直笑。
     “辛苦你了。”冯子凝说。
     迟硕摸着后脑勺傻笑,说:“没事儿!加班干完也好,这样保准能在deadline前完成。组长,你回家?要不我请你吃个饭吧!”
     冯子凝摇摇头,谢绝道:“不用了,谢谢。我正减肥,不吃晚饭。”
     闻言,迟硕骇然地瞪圆了眼睛,把冯子凝上上下下打量了一通,哭笑不得道:“你都瘦得跟杆子似的了,还减肥?女生减肥也没你这么有毅力!”他摆摆手指,老神在在地说,“太瘦了不好,现在的女孩子还是喜欢看起来健壮些的,有安全感。不过,你长得那么帅,追你的姑娘肯定挑都挑不过来。所以你才不参加联谊吧?哈哈!”
     冯子凝跟不上他这思路,牵强地笑了一笑,又听见迟硕的肚子叫了。
     “那成吧,下回有机会再约!――是约饭哦,可不是约加班。”他冲冯子凝狡黠地眨了眨眼,挥挥手道别。
     冯子凝目送他离开,走进灯光昏暗的车棚里。待他把自行车从车棚里推出,依稀听见树丛里传来几声轻柔的猫叫声,他惊喜得将自行车停靠,蹑手蹑脚地往树丛边走,轻声叫道:“呱呱?”
     过了一会儿,一个圆溜溜的脑袋从树丛里探出来,一双绿油油的眼睛在夜里放光,幽幽地盯着冯子凝。冯子凝蹲在地上向猫咪挥手,很快,呱呱灵巧地跑到他的面前,跳进他的怀里。
     “你吃饭了没有?”冯子凝将它抱起,宠爱地揉了揉它的脑袋,见它嘤嘤直叫,笑说,“我带你出去找好吃的。走吗?”
     呱呱喵了一声,肉嘟嘟、毛绒绒的脸往冯子凝的胸口蹭。冯子凝将它放进自行车的藤编篮子里,跨上车,迎着晚风往大院外骑走。
     此时正是每夜的黄金时段,是家家户户在家中享受娱乐生活的时候,而研究院的大院内,一栋栋实验楼依然有不少房间灯火通明。冯子凝骑着车行进在郁郁葱葱的林荫道上,隐约可听见隔壁的大学校园里学生们打篮球的声音。冯子凝刚刚路过ST实验室的大楼附近,忽然看见亮着白光的路灯下站着一个熟悉的身影,他猛地抓住刹车,呱呱险些从车篮里飞出去。
     “喵!”它不满地从车篮中爬出来,攀在车头。
     “嘘!”冯子凝忙不迭地叫它闭嘴,眼睛紧紧地盯着远处的那人不放,自己则停好车,小心翼翼地抱起呱呱,偷偷摸摸地躲进了一旁的树丛里。
     可惜冯子凝还没能和这只猫建立深厚的友谊,呱呱大概饿坏了,在他的怀中不安分地扑腾了一阵,硬是挣脱了他的怀抱。冯子凝想叫住它,又怕暴露自己的位置,只好眼睁睁地看着它朝前面的路灯跑去。
     冯子凝气得在心里啧了一声,忽然听见实验楼的方向传来一个女声,喊“晓峰”,他的眉头紧皱,果然看到站在路灯下的覃晓峰推着自行车朝声音传来的方向走去。不一会儿,一个身材高挑,穿着JK制服的长发女生笑意盈然地走到覃晓峰的面前,她晃了晃手中拎着的制服包,问:“上哪儿吃?”
     “都行,你决定就好。”覃晓峰说着,坐上自行车。
     “哎呀,哪里来的小猫咪?”她发现了跑到路灯附近的呱呱,惊喜地上前逗弄。
     冯子凝在黑暗中眯起眼睛,心道呱呱哪里是小猫咪?明明是怀孕半个月的大肥猫!他正这么想着,呱呱已经亲昵地往她的手里蹭了。冯子凝生气地哼了一声,没好气地嘀咕道:“跟覃晓峰一样,都是见色忘友的家伙。亏你还是母的!”
     谁知话音刚落,孕期的猫妈妈忽然扬起自己的前爪。只听空气中一声“哎呀”,转眼间,冯子凝已经看见原本蹲在地上逗猫的蒋悦湖一屁股坐到地上。干得好!冯子凝在心里猛夸一句,激动得握住拳头。
     “怎么了?”覃晓峰闻声连忙放下自行车的脚架,快步走到蒋悦湖的面前。
     蒋悦湖可怜兮兮地递出自己的手,说:“抓了几道。”
     “大概是你碰到它的什么敏感`部位了。”覃晓峰拉过她的手,对着光看。
     远远地,冯子凝看见覃晓峰眉头紧蹙的样子,很不高兴地努起嘴巴,心里也闷得厉害。
     “先送你去医院吧。这是野猫,应该没打疫苗。”覃晓峰说着,重新踢起自行车的脚架,上了车。
     望着蒋悦湖坐在覃晓峰的后座上,被他骑车载走,冯子凝默默地从树丛后站起来,心想:呱呱哪里是野猫?他上个月才带它去打过疫苗。他垂头丧气地从树丛里出来,四处看看,发现呱呱已经不知去向。
     直到这时,冯子凝才发现自己的手臂上留了几个蚊子咬过的包,痒得他难受极了。他一边骑车回家,一边时不时挠痒,想着经呱呱这么一闹,覃晓峰不知道今晚要陪蒋悦湖到什么时候,心里愈发不是滋味。
     他的肚子饿得咕噜咕噜直叫,心情差到极点,再不想减肥的事。回家的途中路过日本料理店,冯子凝走进去点了二十几盘寿司,一个人坐在四人桌前,胡吃海喝起来。
     然而,一下子点那么多吃的着实是冯子凝在气头上的意气之举,他吃到第五盘,吃不动了。冯子凝没精打采地瘫坐在沙发椅上,对着面前这一盘盘造型精致、色泽鲜美的寿司发呆,很快又回过神,从电脑包里翻出自己的电脑,连接无线上网。
     冯子凝早已将浏览器的起始首页设置为schoolguy的首页,进入网站后,他使用随机账号抓取器登录了某个已注销的账号。他在搜索框里输入覃晓峰的名字、大学名称,通过搜索结果很快进入覃晓峰的schoolguy首页。
     覃晓峰的账号当初是冯子凝催他注册的,注册时冯子凝正坐在他的寝室里吹空调。
     “用户名需要真名吗?”覃晓峰没玩过这个,问道。
     冯子凝舀着手里的半个西瓜,耸耸肩,说:“不用,实名认证的时候再写真名吧。用户名随便,叫‘fengzining’也行。啊,不行,那已经是我的用户名了。”
     闻言,覃晓峰斜睨了他一眼,又看向他抱在怀里的西瓜,在输入框里填入“watermelon”。得到的是用户名已被占用的结果,覃晓峰往这个单词后面添加四个数字,变成“watermelon0214”,顺利注册成功。
     后来申请个性域名,覃晓峰依旧沿用同一个用户名。冯子凝盯着地址栏里的个性域名,皱起眉头,喝了一大口味噌汤。
     距离蒋悦湖被猫抓已经过了将近一个小时,覃晓峰依然没有发布新的状态。难道这不值得他发状态?冯子凝狐疑之余,又期盼他不要发。
     他看向页面右上方的那个“特别好友”一栏,上面赫然是两张并排的自拍头像,一张是冯子凝在美国留学期间的自拍,另一张则是蒋悦湖。照片中的蒋悦湖穿着浅绿色的JK制服,像个日本女高中生般乖巧地站着,手中拎着制服包,对镜头歪着头微笑。
     通过点击这两个头像或者头像下方的姓名,用户可
已达第一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