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甘饴_第2章

小说下载:甘饴作者:猫大夫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分别进入冯子凝或蒋悦湖的个人首页,不过,冯子凝的schoolguy首页从一年前已经停止更新,而蒋悦湖依然活跃地发布自拍照片和其他各种状态。
     冯子凝百无聊赖,托着腮把覃晓峰毫无动静的首页看了又看,最终点进蒋悦湖的首页里。看见蒋悦湖在半个小时前发布的受伤照片,冯子凝默默地翻了个白眼,再点开评论,图片下方已有不少人关心和问候。
     其中一条评论问候道:是院里的野猫吗?赶快去医院打针!
     蒋悦湖:嗯,已经在医院了。
     另一条评论说:你一个人吗?这么晚一个人走夜路很危险,让覃晓峰去接你吧!
     蒋悦湖:他跟我在医院里了。
     冯子凝关闭浏览器,心想自己真是自作自受、自讨苦吃,偏偏这么想完,他又懊悔地发现自己居然把浏览器关掉了。他不得不重新把浏览器打开,抓取器为他提供了另一个账号,他再度进入覃晓峰的首页。
     这一次,冯子凝看见覃晓峰在十几秒前发布了一条状态,内容和蒋悦湖、猫都没有关系,而是一句简单的话――“又联谊?!”
  
  
   第二章
     联谊这样的事,覃晓峰迄今为止只参加过两回。头一回联谊发生在所有人都抱着“交朋友”和“玩”这样的念头的年纪,那时覃晓峰还没上高中。
     覃晓峰上初二的那一年,他所就读的县中与省会学校的市中初中部结成兄弟学校,两校之间许多班级都开始组织联谊活动,美其名曰交流学习、外出增加社会经验,其实不过是春游、秋游和各种郊游。覃晓峰所在的班级作为重点班,很快和兄弟学校的重点班结成对子,在学校和班主任的撮合下,进行第一次也是唯一一次外出联谊活动。
     那是一个烈日炎炎的晚春,春花过早地凋谢,四季常青的城市已是绿意葱葱、树木繁茂。学生们正值叛逆期,一个个自以为孤傲和拔群,根本不屑于与突然认识的陌生同龄人玩在一起,两个班级一同前往市郊的动物园游玩,除了老师硬性组织的集体活动外,大家基本上还是和各自的朋友玩在一起,没什么人交到所谓的新朋友。覃晓峰亦然。
     “喂,你看那个。”彼时覃晓峰的同桌在活动间隔跑来对覃晓峰挤眉弄眼,指着对方班级队伍里的某一个男生,“那个那个,啧啧,娘炮!”
     覃晓峰莫名其妙,朝他指的方向望去,看见一个穿着浅蓝色T恤、卡其色短裤的身影,个子瘦瘦小小,戴着一顶质地柔软的渔夫帽,露出的胳膊和小腿在灿烂的阳光下泛着耀眼的白光。那个人正和几个女生在一起聊天。
     “哪里娘炮?”覃晓峰不了解朋友何出此言。
     朋友瞪眼道:“和女生玩在一起,不是娘炮是什么?”
     是吗?覃晓峰没往心里去,实际上,他看不清对方的面容――那张脸真小,他耸了耸肩膀。
     不过,也许是特意在人群当中看过一眼的缘故,在之后的集体活动中,覃晓峰总能轻而易举地在联谊的队伍里发现那个人的身影。有一段时间两人走得很近,相隔只有五六米的距离,那个男生仍和他的女生朋友们讨论偶像剧的剧情,在队伍的后面叽叽喳喳。覃晓峰依稀听见他的声音,只觉得又细又软,带着浓重的奶味,这分明还没有变声,不怪乎女孩子们喜欢和他聊天。
     后来队伍解散,老师允许学生们在固定的范围内自由活动。覃晓峰和朋友们去看老虎,对着笼子里没精打采的兽王,全然提不起兴趣。他们决定去看熊猫,在此以前,覃晓峰跑进一旁的小卖部里买冰棒。
     在那里,覃晓峰再次遇见那个戴渔夫帽的男生。
     简陋的小卖部里只有他一个人,老板娘正悻悻地在一旁冷眼看他。覃晓峰走近一看,发现他早已打开冰柜,但对于里面所剩无几的冰棒和冰淇淋迟迟无法做出决定。冰柜往外冒着冰凉的气,无疑十分耗费电量,难怪老板娘一脸不高兴和不耐烦。
     覃晓峰站在他的身后等了一会儿,心想这人可真矮,比自己矮了足足一个头。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他依然没有选出自己想吃的。覃晓峰的朋友在外面催促,他应了一声,再也不等这个男生先挑出冰品,自己从冰柜里拿出一支红豆牛奶冰,问老板娘:“多少钱?”
     老板娘报了个数,从覃晓峰的手中接过零钱,交易成功。
     覃晓峰感觉到对方停留在自己脸上的目光,心中不由得冒出些许对于自己能够快速决断的骄傲。这样的骄傲令他不屑于正眼看对方,撕开包装将冰棒塞进嘴里,余光略略地从对方的脸上瞟过,潇潇洒洒地离开了小卖部。
     这样一个所有人都没想着联谊的联谊活动,最终两个班级间能结成对子继续联系的少之又少,而覃晓峰是平凡的大多数。
     关于那个男生的印象,很快从覃晓峰的记忆当中涤荡。没过一个星期,覃晓峰完全忘记那天的联谊活动玩过些什么,更别提那个戴渔夫帽的男孩子。不过,他清楚地记得市里动物园里的老虎没有精神,熊猫的毛皮脏兮兮的,并不可爱。
     初中毕业以后,覃晓峰毫不意外地考取了全省数一数二的高中,学校位于省会的市中心,为此覃晓峰不得不离开家,独自前往省会求学。不舍只存在于开学前夕,很快覃晓峰便习惯了新环境,而且县城距离省会不远,只要覃晓峰勤快一些,满可以每周都回家。
     到了需要进行文理分班的时候,覃晓峰没有任何犹豫,按照原计划选了理科,留在原本所在的班级里。同寝室的同学当中有一位同学选择文科,于是寝室里多出了一张空床位。后来这张空床位属于冯子凝,刚得知同样选择理科的冯子凝转入自己所在班级的那一刻,覃晓峰完全想不到他们后来会走得越来越近,甚至成为亲密无间的好朋友。
     将冯子凝和那个戴渔夫帽的男孩子等同在一起,是两人相识又相熟的很久以后。
     既是同班同学,又是同寝室的室友,后来两人还一起组建了化学晶体社,彼此之间的交流越来越多。虽然没有真正认识以前,覃晓峰曾和自己的室友们在卧谈会上谈论过这个同年级的男生,关于他那双修长白`皙的腿、关于他巴掌大的小脸,还有他似乎永远不会重复的衣服,甚至于性取向,但两人成为好友以后,那些固有的成见和先入为主的印象差不多已经瓦解。
     在覃晓峰的眼里,冯子凝既是一个长得漂亮、成绩优秀、家境优渥的男生,又是一个有选择障碍症的外貌协会成员。冯子凝的羽毛球打得很好,加入化学晶体社以前是羽毛球社的成员,覃晓峰偶尔在体育课的自由活动时间和他一起打羽毛球。
     要不是那一次他们在打完球以后一起去学生超市买东西,覃晓峰看见冯子凝敞着冰柜的门挑选冰淇淋,引来超市售货员的逼视,他怎么也不会想起初二那年无聊透顶的联谊活动。
     “你就不能快一点选?”覃晓峰吃着已经结账的红豆牛奶冰。
     冯子凝无辜地说:“不知道吃什么。”
     覃晓峰瞥了售货员一眼,说:“你开着门选,很浪费电。”
     “啊?”他惊奇地看向覃晓峰,忙在覃晓峰关上冰柜门前拿出一支红豆牛奶冰。
     售货员看他选了半天竟是这个,结账时撇撇嘴巴。
     “这个还挺好吃的,难怪你只吃这个。”冯子凝吃着冰棒,美滋滋地眯起眼睛。
     覃晓峰隐约地感觉刚才发生的一切似曾相识,但究竟在哪里见过、在哪里发生过,却怎样都想不起来。他低头看了看冯子凝修长的双腿,又比了比冯子凝和自己相近的身高,总觉得这感觉既陌生又熟悉。
     “干什么?”正在覃晓峰皱着眉纳闷时,冯子凝莫名其妙地问。
     覃晓峰试图找到记忆中的端倪,问:“你的初中是在初中部读的?”
     他啊了一声,点点头。
     “那……初二那年,你们班有没有搞过联谊活动?”如果覃晓峰没有记错,应该是他们上初二那会儿。
     冯子凝听罢一脸茫然,努力地回想,最后含糊不定地说:“好像初中组织过一次联谊吧,忘记是什么时候了。怎么了?”
     覃晓峰想问问那次联谊是不是去了动物园,可看冯子凝不解的样子,终是没有追问,暗想就算是也不会怎么样,反正那时他们不认识。“没什么。”覃晓峰摇摇头。
     冯子凝依然不明所以,纠结道:“你说嘛!什么事?你们班也搞过联谊吗?初二的时候?”
     “没什么,就是忽然想起以前我们班和一个市中的初中班联谊,不知道是不是你那个班。”覃晓峰被他扯了一会儿衣服,最终说。
     他眨巴两下眼睛,惊喜道:“真的?是哪个班?我初中读的是(8)班。”
     覃晓峰连那天玩了什么都不记得,怎么可能记得那群人的班级?“不记得了。”覃晓峰吃完冰棒,把棍子丢掉,“只记得去了动物园。”
     “动物园?”冯子凝绞尽脑汁地回想,不甚确定地说,“我好像也去了动物园吧……但是,我们初中起码去过三次以上。”
     看他苦恼,覃晓峰笑说:“算了,无所谓,不记得也没关系。”
     他摇摇头,分明还没有放弃,仍问:“你在县里读的初中是吧?我们班好像和一个县中的初中班联谊过,我问问以前的同学,说不定真是和你们班联谊!”
     覃晓峰看他遗忘至一无所知的程度,好笑道:“算了,就算是也不能怎么样。”
     冯子凝不以为然地努了努嘴巴。
     无论是以交友为目的的联谊,还是以“交友”为目的的联谊,它对个人的意义只在于本人有没有将它放在心里,并且努力为了目的而争取。要是两个人根本不打算成为朋友或者有进一步的关系,那么就算联谊无数次,也不会有任何结果。
     吃完红豆牛奶冰的那个晚上,冯子凝拉肚子了,一整晚往厕所跑了好几次。覃晓峰陪他去医务室看了病,校医问他吃过什么,最终告知冯子凝的肠胃养尊处优惯了,吃不了那么廉价的冰棒,听得覃晓峰在一旁发窘。直至两人一同回寝室,覃晓峰始终没怎么说话,他等冯子凝在床上躺下,给他递了温开水和止泻药。
     “喂,”冯子凝将水杯还给覃晓峰,说,“我问了初中的班主任,她说我们班那时是和县中的(1)班联谊。你是(1)班的吗?”
     覃晓峰闻之微微错愕,点点头。
     “真的?”他眨巴两下眼睛,俄顷笑了,说,“真好玩,原来我们以前就见过了。”
     这么说来,那天戴渔夫帽的男孩子真是他。覃晓峰真想不到冯子凝上高中以后能长得那么快,连声音也变了。不过,看来他依旧没想起来在小卖部买冰棒那次,覃晓峰心想当时冯子凝应该没有买红豆牛奶冰,否则吃完了生病,他一定记得。
     “嗯。”覃晓峰看着他亮晶晶的眼睛,微微一笑,“早点儿休息吧。”
  
  
   第三章
     正如刘松泽所言,CE所放眼望去只有放养的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