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甘饴_第3章

小说下载:甘饴作者:猫大夫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呱呱一只雌性动物,除此之外,从上到下全是男性。一则理工科男生的传统性格导致擅于与异性`交流的人少之又少,二则资源匮乏,故而联谊这样“被动”的活动颇受大家的欢迎和喜爱。不过,这样的喜爱多是叶公好龙,联谊的消息传来,众人欢天喜地地庆祝春天的到来后,真正敢于实践的人却不多。
     两天过去,工会的组织人员再度来到冯子凝他们的实验室进行动员,希望大家能够踊跃地参加,争取将研究院的群众问题在内部解决和消化掉。
     “肥水不流外人田嘛!咱们院那么多优秀的姑娘和小伙子,部门和单位之间互相消化消化。让外人拐走了,岂不可惜?”大腹便便的工会小组长已经有一对正在上幼儿园的龙凤胎宝贝,那对可爱的小宝宝正是内部消化的产物。
     “就是就是!”正在调试的吴炜兴致勃勃地附和,`着脸笑道,“哎,忠哥,我来你们这儿干活,也算是所里的一员吧?算上我一个呗!”
     小组长惊讶地推了推眼镜,露出为难的表情,道:“你只是过来做联合试验的,可不算咱们所里的人。”
     “别这样嘛,我也为所里的攻关做过贡献啊!我这不正做着贡献吗?”吴炜央求着,又重新坐下,在电脑面前干活,一副努力贡献的模样。
     小组长趁此机会悄然地离开了,待吴炜发现,遗憾地唉声叹气起来。
     迟硕在一旁嘲讽道:“行了行了,你这做贡献还现眼的行为,一看就不够先进。谁要跟你联谊?好好干活吧!”
     经迟硕这么一提,这位上午才从试验中心来到他们的实验室配合做稳定性试验的工程师才安静下来。冯子凝一直坐在工位上干活,听他嚷了半天,终于得了清净。
     办公室里所有的人都安静下来后,冯子凝将刚写完的代码保存,站起身若无其事地伸了一个懒腰,确定每一个人都在认真工作,无暇注意旁人的行为。他重新坐下,更换笔记本的网络配置链接互联网,使用已注销的账户登录schoolguy后进入覃晓峰的主页。
     经过两天的时间,覃晓峰的最新活动依然是上回发布的那一条状态,而这条状态下已经有了新的评论。
     温宗乐:大神,去不去?把CE的妹子搞过来!
     王召兴:@温宗乐 搞你妹,CE没妹子,明显想从我们这里捞人!
     孙励:咦?你不是有女朋友了吗?
     郑涛:加油!
     霍一鸣:你还联谊?你不是有蒋女士了吗?
     包新杰:工会这么搞,未免太好笑了。把我们这群男的置于何地?
     霍一鸣:@包新杰 注意团结。
     包新杰:@霍一鸣 无法解释为何工会纵容对方空手套白狼。
     王召兴:@包新杰 注意团结。
     温宗乐:@包新杰 注意团结。
     任凭状态下方一溜儿评论,发表者却没有任何回应。冯子凝盯着霍一鸣的评论看了半天,想点进蒋悦湖的主页里看看情况,但又觉得工作要紧,就此切断了网络。
     “我靠!ST的女生也没多少吧?难道我们也要和他们那帮臭男人联谊吗?!”迟硕突然如梦初醒般大叫。
     冯子凝刚断网,闻声吓得整个人在座位上弹了一下,扭头怒瞪了他一眼。
     迟硕见状,尴尬地呵呵一笑,又继续埋头做事了。
     诚然,理工科院系向来僧多粥少,历来亟需联谊这样的活动来调节气氛,活跃苦闷的求学生涯和科研道路。所以联谊算得上是一项历史悠久的活动,并非在所有人都奋勇投入社会建设的时候才诞生,早在学生时代已成为传统。
     冯子凝记得,大学报到没多久,军训甫一结束,覃晓峰他们系就与附近师范大学教育学部的一个系相约联谊,速度之快令冯子凝瞠目结舌。
     在少年人固有而单纯的印象当中,师范大学的姑娘必定个个富有爱心和耐心,更毋庸提还是文史类的姑娘,肯定还温柔娴淑。于是,来自五湖四海的少年们当然不能慢待,联谊前夕,班干部特意邀请了学校舞蹈社的老师教这群基本上除了读书什么也不会的人跳交谊舞。
     自从初中毕业后,冯子凝再没经历过什么联谊活动,而自己的班上也不知何时会组织联谊。带着好奇心――当然他更好奇覃晓峰跳慢三是什么样,他在某个没有选修课的晚上去往活动室看覃晓峰他们练舞。
     覃晓峰他们系只有两个班级,冯子凝依稀记得覃晓峰提过,这两个班各有一个女生。一个女生,这对于一个四十人的班集体来说,实在是众星捧月般的存在,而到了练舞的时候,更为明显。冯子凝本以为自己会见到男生们争相邀请那个女孩子一起跳舞的情形,没想到活动室里居然一个女生也没有!看见男生们一对一对地练习拙劣的舞步,冯子凝没忍住,噗嗤笑出声来。
     听见他的笑声,正在练舞的覃晓峰望出门外。冯子凝看着覃晓峰和他那五大三粗的舞伴,强忍住笑,朝他挥挥手。
     等覃晓峰走出活动室,冯子凝哈哈大笑,笑得肚子都疼了,靠到他的肩头。
     “哎哎,条件限制嘛!”覃晓峰无可奈何地说。
     冯子凝抹掉眼角笑出的泪水,问:“为什么要和男生跳舞?”
     覃晓峰耸肩,说:“没有女生呗,这不是显而易见吗?”
     他心想确实如此,不过,依然很好笑。他思忖片刻,建议道:“我觉得你跳得还不错,不过和那个人跳太奇怪了。就这么算了吧!”
     覃晓峰不自信地摇头,说:“模拟试验和现场实践肯定还是有点儿区别,谁知道到时怎么样。”
     “你担心这个做什么?”冯子凝不以为然,“到时候你能不能邀请到女孩子跳舞,这还是个问题。”
     他闻之惊愕,道:“我的行情不至于那么差吧?”
     冯子凝摊手,表示不便评论。
     见状,覃晓峰只能无言以对了。
     后来,冯子凝从覃晓峰那里了解到联谊当天的安排。他们将要举办一场舞会,为了迁就女生,他们把活动地点选在师范大学附近的酒店里。到时候,每一位参加舞会的同学都会得到一支娇艳欲滴的玫瑰花,在舞会开始以后,如果见到心仪的人,可以把鲜花送上并邀请对方跳舞。
     冯子凝琢磨着,这样的安排实在不周全――万一整晚没把花送出去呢?或者,把花送出去以后还想和别人跳舞呢?不过,这样的安排同时也保证了表面上的供需平衡。
     联谊正值周末,覃晓峰原本有选修课,但为了参加活动,只能让冯子凝帮忙代到了。课上,老师正巧讲了《诗经》中的《溱洧》。听到《毛诗》中对“维士与女,伊其将谑,赠之以勺药”的注解,冯子凝古怪地动了一下眉头。
     他坐在教室的后排,百无聊赖地掏出手机,发现覃晓峰在两分钟前给自己发了一张图片,打开一看,是一只手拿着一支红玫瑰。冯子凝当然认得这是覃晓峰的手,再看时间,舞会已经开始半个小时了。
     他忍住笑,问:还没送出去?
     覃晓峰:不是,这是一个女生送我的,我的花送给她了。
     冯子凝读罢愕然,忙问:什么情况?
     覃晓峰:她来邀请我跳舞,所以把花送给我了。刚才跳完舞,我也把花给她。
     嚯,竟然还是女方主动?冯子凝在心里啧啧两声,问:合照了吗?漂不漂亮?
     覃晓峰:还行吧,我没看清。
     冯子凝的脑回路停滞了一秒,回道:没看清?!
     覃晓峰:眼镜送修了,今天没戴,而且她的个子比较矮,我不方便低头凑近看。
     看见这种理由,冯子凝不禁心道:这种人怎么可能有女朋友?他问:她呢?
     覃晓峰:走了,好像和她的朋友聊天去了。
     这种人怎么可能有女朋友?――冯子凝再一次在心里这样说。他一方面觉得好笑,一方面又不禁拿覃晓峰逗乐,调侃道:你现在不是还有一支玫瑰吗?再邀请一个妹子跳舞呗!
     发完这条,冯子凝迫不及待地告诉他一个惊人的发现:哇!你们这个花还可以循环利用,太环保了!
     覃晓峰:[汗]不好吧?而且这花等会儿就不新鲜了。
     冯子凝挑眉,道:真正行情好的人,别说花不新鲜了,没花也能找到妹子。
     覃晓峰:[汗]
     想到覃晓峰手里拿着一支即将枯萎的玫瑰花站在舞池外围的画面,冯子凝总忍不住发笑。他将手机摆在桌面上,托着腮继续听课,时不时瞄一眼有没有新发来的信息。
     刚进入大学,冯子凝还没来得及与班上的同学们熟悉起来,而覃晓峰则是整所高中里唯一和他进入这所学校的人。他们在高中时已是形影不离的好朋友,一同来到异乡求学,更增添了一点儿互帮互助的革命情谊。在彼此还没能找到其他聊天对象的现阶段,这样有一搭没一搭的聊天渐渐地多起来。
     临近快下课的时候,放在桌面上的手机亮起来。冯子凝滑开屏幕一看,又是一张覃晓峰发来的照片,但这张照片上只有他的一只手。冯子凝看得云里雾里,转念一想,大吃一惊,忙问:花送了?
     覃晓峰:正解。
     刚才不是说不新鲜了吗?他皱起眉头,看见自己刚才发的那条信息,又将这个问题删除,改成:送给谁了?求图。
     覃晓峰:没拍。
     冯子凝撇撇嘴,道:无图无真相。[白眼]
     覃晓峰:等会儿吧,还在聊天,结束以后看看让不让拍。
     真的假的?冯子凝对此抱怀疑的态度,再一次说:无图无真相。[白眼]
     这条发送完毕以后,覃晓峰没消息了。冯子凝继续盯着手机的屏幕看,过了一会儿,聊天窗口里蹦出一张照片,让他吃了一惊。
     覃晓峰:刚才加了好友,这是朋友圈的自拍。
     这是覃晓峰第一回 给他发女生的照片,照片里的女生和周围绝大多数刚入学的女同学一样,素颜入镜,可精致的五官和小巧的脸蛋呈现出的清纯气质已经赛过不少化过妆的女孩子。
     没想到覃晓峰居然还能成功地和这样的女孩子搭讪,冯子凝一时不知该说什么好,索性不回复。覃晓峰可能还在和那个女生聊天,又或许做别的事情去了,舞会毕竟没有结束,他也没有再给冯子凝发信息。
  
  
   第四章
     覃晓峰该不会军训刚结束就有女朋友了吧?这个可能令冯子凝十分紧张。高中时代,学校尽管对学生早恋明令禁止,不过真实情况却是睁一只眼闭一只眼。班主任曾在某些同学因为谈恋爱而影响学习时,在班会上语重心长地提醒大家注意,并说等到了大学,再也不会有人管束他们,想怎么谈就怎么谈。
     于是,几乎在所有学生的心目中,上大学都是一个可以谈恋爱的信号。不过,放行的信号虽然开启,是否前行却是另一个问题。冯子凝当然觉得谈恋爱无可厚非,他更不可能反对好友谈恋爱,只是觉得有点儿早了。他还没有新的朋友,连军训时晒黑的皮肤还没恢复,覃晓峰怎么就有女朋友了呢?太快了吧?
     冯子凝满心期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