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甘饴_第6章

小说下载:甘饴作者:猫大夫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下来,掏出手机给商家和快递员各填了一个好评。
     ST实验室、CE所、试验中心和总部堪称研究院四大加班胜地,从冯子凝刚受聘入职伊始,他便听说这四个地方哪怕逢年过节,也熄不灭加班的灯火。冯子凝在CE所工作近半年,已经有所体会,而从覃晓峰发布的那些状态以及评论中的言论可知,加班对他来说同样是家常便饭。
     然而,这样只讲付出、不求回报,以加班为荣的ST实验室居然也有人去楼空的一天。冯子凝在工作间里待了半天,除了需要他配合调试的人员以外,其余人连个影儿也无。
     “都去联谊了呗。”一起加班的实验室工作人员好奇地问,“咦?冯工,你怎么没去联谊?哦!我知道,你有女朋友了吧?唉,也是。像你长得那么帅,还是留洋博士,单位给的待遇高,条件这么好,没女朋友才怪!”
     冯子凝本想否认,可是稍一迟疑,又选择淡淡地笑一笑,既不承认也不否认。
     “唉,这年头,要找个对象忒难了。老师啊护士这类姑娘吧,嫌咱们木讷、没情趣,同样理工科的姑娘呢,打学校起就一枝独秀,挑花了眼,更看不上咱。”他唉声叹气,频频摇头,最后下结论,“还是得组织安排,争取内部消化了,咱单位对双职工的待遇也挺好,分房时能一块儿算分。”
     对外地人来说,在研究院就职的一大好处便是单位解决户口问题。很多家境殷实的人选择在研究院工作而非外面的企业公司,正是这个原因。不少人在落户以后立即买房,算是彻底地落地生根。冯子凝也在三个月前买了一套房子,距离研究院有五站地铁的距离。当然那是他的爸爸妈妈给他买的,这么些年他光顾着读书和搞科研,基本上没赚到什么钱。
     这件事他没有对身边的任何人说,更毋庸提这位临时合作的同事。等对方在工作间隙提到买房困难的问题,冯子凝只是随之附和几句,全然没往心里去,反而想起得去新房看一看甲醛处理得怎么样了。
     那是一间两居室的毛坯房,购买以后,是冯子凝的妈妈特意从老家赶来盯控整个装修过程。装修完毕后,妈妈回去了,但冯子凝想住进去还得自己留意一番。既然想起来了,冯子凝决定加完班就过去看看。
     经历了周末加班这么辛苦的事,冯子凝本打算结束以后找间馆子好好犒劳自己一番,现在为了三公斤的目标,哪怕工作结束以后饿得两眼冒金星,他也只能选择去食堂喝碗白粥,配点儿水煮白菜。
     ST实验室的食堂门可罗雀,冯子凝走进其中,端着自助餐盘随意地夹了几片娃娃菜,又盛了一碗白米粥、一碗清水,在众多的空座中选了一个坐下。
     他夹起一片娃娃菜往清水里荡了荡,将残余的菜油和盐洗掉,就着白粥送服。正打算如此这般平平静静地吃完午餐,不料,冯子凝却注意到旁边有人向自己投来一束惊愕的目光。他抬头望去,对方被他冷漠的目光吓了一跳,故作平静地端着餐盘坐下了。
     冯子凝心里嘀咕这姑娘如果是ST实验室的,怎么没去联谊?这念头刚从他的脑海里闪过,他便看见蒋悦湖端着餐盘面带微笑地朝他这边走来。冯子凝大吃一惊,表面上却不动声色,继续吃他的白粥配娃娃菜。过了一会儿,他斜眼瞄向蒋悦湖,发现她已在刚才那姑娘的对面落座,两人亲切地聊起天来。
     她不是去联谊了吗?冯子凝奇怪极了,他分明记得蒋悦湖的名字在那份联谊的名单上。好家伙,难道是报了名却不出现?玩CE所的男生呢?想到这里,冯子凝对蒋悦湖的不满又加了一层。
     等等!她没去,那覃晓峰呢?他该不会也没去吧?!冯子凝吓了一跳,神经兮兮地将整座食堂环视了一圈,确认没有看见覃晓峰的身影,才悄然地放心。但他不能完全放心,生怕覃晓峰又在何时突然出现,连忙端起白粥咕噜咕噜吃起来,准备随时离开。
     在冯子凝还剩下最后两片娃娃菜没吃的时候,他突然听到蒋悦湖的女伴对她说:“哎,白天你不去,晚上的舞会你得去吧?”
     蒋悦湖为难地笑道:“组里还攻关呢,还是加班吧!”
     女伴惊奇地问:“覃晓峰去的吧?他不是知道你要去,所以才报名吗?”
     蒋悦湖眨了眨眼,说:“是吗?我不知道。”
     “他是怕你被别人追走吧?”女伴意味深长地笑道。
     听罢,蒋悦湖含蓄地抿嘴笑,并不回答。
     冯子凝看蒋悦湖的态度,心知自己早些时候的猜测猜对了,覃晓峰果然是因为蒋悦湖报名参加联谊才跟着报名的。现在再看,蒋悦湖恐怕早知道会如此。她什么意思?不是玩弄CE所的男生,而是玩弄覃晓峰吗?想到覃晓峰被这丫头吊了快一年,现在竟然连自己被玩弄了也不知道,冯子凝气得脑袋发热。
     他噌地站起来,引起那两位女科研人员的注意,又刻意无视她们,把吃完的碗丢进餐盘里,冷漠地离开了。
     覃晓峰那家伙到底在搞什么鬼?脑子坏掉了吗?为什么会看上这种女人?冯子凝把餐盘归还后,疾步走出食堂,取车正要离开,突然想起自己的包落在了ST实验室的模拟仿真工作间里。他懊恼地啧了一声,只好把自行车调头,往实验室大楼的方向骑。
     这么一来一回,等冯子凝背着包从大楼骑车前往地铁站,竟又在路上遇见蒋悦湖和她的女伴。
     蒋悦湖这天穿的这套JK制服,裙子格外短,将她逆天的大长腿展露无疑。冯子凝视若无睹地经过她的身边,又忍不住回头盯着那双白花花的腿看,一不留神,险些撞到灯柱上――幸好他及时扭转车头。
     来到地铁站,冯子凝往站台的远处走,找到一处乘客相对较少的地方,站在黄线外等待。
     防护门的玻璃上映着每一位乘客的身影,冯子凝站着发呆,抬头时看见自己映在玻璃上的影子。夏天悄然地到来,室外尽管气温攀升,地铁站里全仍有些凉。
     他看着自己穿着直筒牛仔裤的双腿,忽然想起以前和覃晓峰一起上学时,两人常一起利用节假日外出游玩。那个时候,他们的主要交通工具也是地铁。
     有一次,他们在端午节的假期出门玩。冯子凝和他在胡同里逛了大半天,回程途中累得站也站不住。偏偏一旁的休息区里没有空座椅,冯子凝只能蹲在黄线外愣愣地出神。
     蹲的时间长了,他开始不自觉地前后摇晃,直到一瓶轻轻放在他头顶上的纯净水让他双目无神地抬起了头。
     冯子凝刚抬头,覃晓峰便松开手,瓶子从冯子凝的头顶滑落,恰好被他接在手里。冯子凝拧开瓶盖,说:“谢谢。”
     覃晓峰看他还蹲着不动,问:“真这么累?”
     “废话。逛一圈故宫,爬景山,再后海,一路都用走的。你说我是不是疯了?居然听你的话,没打车。”冯子凝满不高兴地抬头盯着覃晓峰,把喝过的水给他,“喏,剩半瓶。”
     覃晓峰拧开盖子,仰头喝了一大口。“从景山出来我就说回学校,是你自己非要逛胡同……”话说到这里,他瞥见冯子凝正仰头端量自己,一副等他继续说的模样,便不再说了。
     冯子凝蹲累了,困得睁不开眼。他把脑袋靠到覃晓峰的腿上,揉着眼睛说:“待会儿背我回宿舍吧?走不动了。明天腿准得肿一圈。”
     出门时凉风习习,两人都未料到中午会变成艳阳天。冯子凝穿着牛仔短裤,一天下来,一双腿晒红了不少,总不住地向覃晓峰抱怨。覃晓峰低头看着冯子凝白`皙透红的膝盖,说:“自行车不是就在地铁口外放着?也不需要走回学校。”
     冯子凝一想确实如此。他发现地铁将要到站,拉着覃晓峰的胳膊,费劲地站起来。“好累,走不动。”他有气无力地靠在覃晓峰的胳膊上,商量道,“从地铁到地铁口这段背我?”
     没想到他连这点路也讨价还价,覃晓峰难以置信地瞪他,半晌,苦笑道:“白长了这么两条长腿。”
     “哎哎,是用来看的,不是用来走路的。”冯子凝大言不惭地反驳。
     覃晓峰啼笑皆非,只能摇头。
     忽然,一阵凉风灌进地铁站内,紧接着列车也到站了。两人站在原地未动,却见到同样在等车的其他乘客朝车厢内蜂拥而入,而车厢里也有不少乘客鱼贯而出。他们还没回过神,列车已经再度被人挤满。
     “哇……”冯子凝的下巴搭在覃晓峰的肩上,看得目瞪口呆。
     覃晓峰问:“上吗?还能进。”
     冯子凝本就累得双腿发抖,看着人满为患的车厢仍有匆匆进站的乘客往里挤,想到要这样挤回学校,不禁头皮发麻。“再等一趟吧?你说,下趟车会有座吗?”他说完已觉得自己这是异想天开。
     覃晓峰摇头,说:“不太可能。”
     “等下趟车。”待车门关闭,冯子凝沮丧地再次蹲下。不料他才蹲下,覃晓峰却拽起了他的胳膊。冯子凝奇怪地抬头:“嗯?”
     “休息区有空座了。”覃晓峰回头望去,摇了摇他的手,“去那边坐吧。”
     冯子凝回头一看果真如此,惊喜得哎呀一声,连忙起身奔过去。
     覃晓峰看他转眼功夫已经如释重负地坐下,顿时哭笑不得。他走到冯子凝的身边,看他坐得舒坦,问:“待会儿不用背了吧?”
     冯子凝诧异极了,有理有据地说:“这怎么行?你说话得算话的。”说完,他看覃晓峰没拒绝,便将仅有的座位让出一半,“坐。”
  
  
   第八章
     因为蒋悦湖报名参加联谊,覃晓峰随之报名,但他确实不知道参加这样的联谊有什么意义。SN中心平时和CE所在业务上基本没有联系,覃晓峰又不喜欢通过特定的场合和陌生人认识并结为好友,所以哪怕联谊当天到来,他依然对此行的目的毫无概念。
     覃晓峰忘了设置周六的闹钟,醒来时,已经错过联谊双方碰面的时间,时近中午。手机里没有收到任何信息,覃晓峰坐在床上发呆,挠挠乱糟糟的头发,在去与不去之间反复挣扎。他无法揣测女孩子的用意,可隐约感到在这个时候应该有所表示,故而他依然决定出门,骑车前往活动现场。
     不料还没抵达地铁站,覃晓峰突然接到快递的电话。他向快递询问了寄件人地址,确定是王芝柔寄来的荔枝,又犹豫起去或不去来。
     “您稍等,我十分钟内到楼下。”覃晓峰想着必须尽快开箱透气的荔枝,立即调转车头,返回宿舍区。
     覃晓峰将整箱荔枝搬回宿舍,开封后,新鲜甜香的气味立刻扑面而来。他拿出手机拍下一张照片,发送给蒋悦湖。
     不多时,蒋悦湖回复道:呀!荔枝!你买的吗?
     覃晓峰:我妈寄过来的,刚到。晚上活动结束以后,我拿一些给你吧,带去活动地点不方便。
     蒋悦湖:[可怜]我今天要加班,没去联谊。现正在食堂里吃饭呢……
     读罢这条信息,覃晓峰既愕然又觉得在预料当中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