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甘饴_第7章

小说下载:甘饴作者:猫大夫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他失笑,说:你什么时候回来?
     蒋悦湖:[大哭]不知道……
     覃晓峰想了想,说:我也去加班吧,带荔枝过去。
     就这样,覃晓峰从纸箱里取出一些荔枝留在自己的冰箱里,余下的全部抱往单位。他将纸箱在自行车后座上捆牢固,优哉游哉地前往单位。
     看见蒋悦湖停在实验室大楼旁的自行车,覃晓峰笑了笑,解开绳子,抱荔枝上楼。没想到,他刚刚刷卡进入大楼,便听见身后传来一个声音叫自己的名字。他转身,看见蒋悦湖和她的好友白秋桦同样刷门禁入内,刚才正是白秋桦喊了他。
     “咦?你怎么和悦湖一样,报名参加联谊却不去?”白秋桦露出鄙夷之情,开玩笑道,“你们这样,自己团结了,可影响部门间的团结呀!”
     闻言,覃晓峰和蒋悦湖都尴尬地笑笑。
     蒋悦湖盯着覃晓峰抱的纸箱,问:“这是?”
     “荔枝。”覃晓峰回答,又对白秋桦说,“桦姐,带给你们吃。”
     白秋桦嘁了一声,翻白眼继续笑话他们:“我们是多亏了悦湖的面子才有口福吧?‘一骑红尘妃子笑’哟!”
     覃晓峰对这样的玩笑无言以对,只能讪笑。
     待他们一同走进电梯,蒋悦湖把工作上遇到的问题告诉覃晓峰,说:“不知道怎么解决。”
     “我过去帮你看看吧。”覃晓峰说,“先把这箱东西拿到茶水间。”
     蒋悦湖点头,托起手里拎的外带盒,说:“你没吃午饭吧?我帮你打了饭。”
     覃晓峰惊喜道:“谢谢。”
  
  
   第九章
     想到覃晓峰被蒋悦湖欺骗,一个人拿着玫瑰花傻乎乎地站在活动会场里,冯子凝真气得咬牙切齿,恨覃晓峰是榆木脑子。找怎样的姑娘不好,为什么非得找这样的?冯子凝既生气又觉得覃晓峰可怜,更怕他再这样继续被人骗。
     从新房回宿舍的途中,冯子凝看见满大街全是利用周末出门约会的情侣,看着在烈日下举止亲密的双双对对,他不禁怀疑这些人当中有多少同床异梦。
     回家后,冯子凝冲了一个澡,将身上的疲惫和汗全洗去。他站到电子秤上,看见已经少了0.4公斤,满意地点头。如果说上一次冯子凝想象覃晓峰拿着玫瑰干站着的画面总忍不住想笑,现在他再想象,却觉得焦心。他左思右想,怎么也不能放心,最终决定换衣服出门,赶赴联谊舞会的现场。
     冯子凝的宿舍在科技园区的宿舍区内,要去往活动现场可不容易。他累了一天,没吃什么东西,连骑车的力气也无。冯子凝在路边拦了一辆计程车,向司机报出酒店的名称。
     想到要见到覃晓峰,冯子凝的心不可避免地扑通扑通狂跳起来――因为激动,更因为心虚。等真正见到覃晓峰的时候,他要怎么向覃晓峰解释自己在一厢情愿地中断联系一年以后,突然出现在研究院联谊活动的现场,而且CE所的同事们都知道他?到时候,恐怕轮不到冯子凝撒谎或辩解,旁边的同事便告知覃晓峰他已在CE所工作半年了!
     覃晓峰比冯子凝更早参加工作,在冯子凝还没毕业时,覃晓峰已在研究院就职,而冯子凝也知道他在ST实验室SN研发中心。冯子凝说不知道,谁信?明知道他在哪里工作,两人更在同一个单位上班,冯子凝却长达半年的时间没有联系他。冯子凝越想越心虚,汗如雨下,暗想自己可能没有机会数落覃晓峰,反而被覃晓峰置疑了。
     “你消失了一整年,回国也不和我联系,凭什么现在出来教训我?”――冯子凝想到覃晓峰这样说,心虚到了极点。
     “司机师傅!”冯子凝心道还是算了,打算让司机原路返回,可是等司机应他,他又犹豫了。冯子凝在内心挣扎了好一会儿,勉力地微笑说:“没事,您快点儿开。”
     司机莫名其妙地瞥了他一眼,继续开车。
     冯子凝抱臂靠在座椅里,摸下巴盘算,自己这回见到覃晓峰还是不能打草惊蛇。他时隔一年的时间再度出现,甫一见面便向覃晓峰告状蒋悦湖不是等闲之辈,任谁都会起疑心。这件事还是得从长计议,他得重新获得覃晓峰的信任,以后再旁敲侧击地告诉他关于蒋悦湖的事情,动之以情、晓之以理。
     虽然快三十了,的确需要一个女朋友,考虑谈恋爱结婚,但也得看看对方是什么人吧?可是,编什么理由让覃晓峰相信他不是故意不联系呢?被研究院高薪聘请以后,长期带领项目组攻关科研,没时间联系?这理由骗外面的人还可以,覃晓峰自己就在研究院工作,CE所什么情况他肯定有所耳闻,冯子凝摇摇头,又产生原路返回的念头了。
     在冯子凝这么反反复复地挣扎的过程中,计程车抵达活动所在的酒店。冯子凝站在酒店的门前,犹豫着要不要进去,却先被等在酒店大堂的招待人员发现。
     “咦?!冯工!”对方同是CE所的工程师,认出冯子凝,兴高采烈地走出来,拉着他的手,硬是把他招呼进酒店里,“你来了?实在太好了!哎哟,真是,你不知道,这群人很不像样,很多人报名了却不参加!我们准备的玫瑰花还剩了大半捆!你快去、快去,让ST的人也看看我们不是没人嘛!”
     冯子凝摸不清真实的状况,就这样被他拉进电梯。对方在电梯里提起ST实验室的女神蒋悦湖,愤然道:“女孩子家家,这么没有诚信,真让人失望!咱们所好些人奔着她来的,结果从早到晚,连个面也没露。他们非说她要加班呢!加班什么时候不能加?终身大事可不能耽误。唉,自己也老大不小了,有三十了吧?留这样的印象给大家,很影响团结呀!”
     蒋悦湖是硕士毕业后考取了他们学校的博士,与覃晓峰同一年毕业,年纪比覃晓峰大一岁,社会上许多与她同年纪的女孩子已经嫁人,有些甚至有了可以打酱油的孩子。事实上,也有好些姑娘选择在硕博期间结婚,这样家庭学业两不误,但蒋悦湖似乎不担心自己的婚姻大事。
     整间研究院内但凡还单身的,有哪个不是大龄青年?三十岁未婚是一个常态,不过很多人都在平静之下暗暗地着急。冯子凝不知道蒋悦湖是不是恨嫁,从她在社交网络上的表现来看,她似乎是恨嫁的,遇到七夕、情人节这样属于情侣的节日,她必定会感慨自己身为大龄单身女青年的悲哀。但是,她的身边并不乏追求者――冯子凝想到覃晓峰,暗暗地吁了口气。
     他们两个再这么暧昧下去,蒋悦湖最终会答应覃晓峰吧?冯子凝随着同事走进舞会现场,手中不知何时被塞了一支玫瑰花。他茫然地四处张望,顿时不知道自己过来有什么意思。
     冯子凝回过神,仔细地想了想,觉得自己现在已经在研究院上班了,ST实验室和CE研究所又有业务上的往来,自己再这么藏下去,万一哪天在路上被覃晓峰遇见了,岂不尴尬?何况,根据受聘时签署的劳动合同,他在合同期内不能辞职,想在被发现以前溜之大吉,当做自己没回过国也不可能。思及此,冯子凝放弃了一走了之的念头,打算还是和覃晓峰见一面。
     “冯工!”在舞会入口负责接待的工会小组长笑眯眯地对他挥手,指着桌面上的签到表,“来签个到呗!”
     冯子凝走过去签到,顺便看了一眼现场来了哪些人。可是,当冯子凝把所有人的名字都看了一遍以后,他错愕地发现覃晓峰并没有参加舞会!
     怎么回事?冯子凝皱起眉,目光往舞池及周围扫视了一轮,确实没有见到覃晓峰的身影。一时间,极致的愤怒涌上冯子凝的心头。原来覃晓峰也是报名了没参加!是得知蒋悦湖不来以后,自己也没出现吗?还是他们俩现在不知在哪里处着?
     冯子凝哑然无语,当下把手中的玫瑰花丢进一旁的垃圾篓里,不顾同事的叫喊,愤愤然地离开会场。
     其实,从去年的7月31日冯子凝发现覃晓峰的同事拍下覃晓峰与蒋悦湖一同逛超市的照片,照片又在覃晓峰的朋友圈里引起不小的话题以后,覃晓峰从来没有想过找他吧?
     如果不是看见那张照片,冯子凝压根想不起蒋悦湖这个人的存在。他远在海外,和覃晓峰几乎每天都会联系。冯子凝偶尔会调侃覃晓峰为什么还不找女朋友,可是覃晓峰一直说自己的行情不好,没有人要。那叫做没有人要吗?
     从看见那张照片起,冯子凝立即对照片中的女生进行全方位的了解和搜寻。他看遍所有覃晓峰好友的主页,发现原来在覃晓峰和好友们生活的圈子里,他与蒋悦湖之间早有互动。当冯子凝得知蒋悦湖与覃晓峰在同一间实验室师从同一位导师,一个久远的信息忽然后知后觉地回到冯子凝的脑海里――
     早在冯子凝在海外求学的第三年,覃晓峰曾在一次闲聊时告诉他,实验室里来了一个身材高挑的女孩子,喜欢穿得像日本女高中生似的。
     冯子凝:除非长得很可爱或者超级有自信,否则不敢那样穿吧?漂亮吗?
     覃晓峰:还行吧,气场很强。
     冯子凝:[惊讶]气场强?!
     覃晓峰:长得高嘛。有一回她穿了一个大概十厘米的高跟鞋,我觉得她比我还高了。
     冯子凝:[汗]难以想象。
     那天的闲聊里,关于那个女生的话题只有寥寥几句,冯子凝甚至不知道她的名字。在那之后,覃晓峰也不再向他提起实验室里那个高挑的姑娘。
     冯子凝以为他和覃晓峰是最好的朋友,直到看见那张照片,他才意识到原来不是。从高二那年认识覃晓峰开始――初二那次不成功的联谊不算,冯子凝从来没有见过覃晓峰和任何女孩子一起行动,无论是自习、吃饭、逛街或看电影,覃晓峰要么和男生在一起,要么一个人。
     覃晓峰长得好,为人随和,其实在女孩子们心目中的评分很高,这个冯子凝知道,但他同时也清楚,正因为覃晓峰各方面都十分优秀,所以总给周围的人一种距离感。故而从高中时代开始,真正和覃晓峰玩得好的人不多,女生们更觉得他只可远观,不可亵玩。这个蒋悦湖,无疑是冯子凝的印象当中第一个能够和覃晓峰这么接近的女生。所以,冯子凝甚至不需要任何爱慕的眼神或亲密的动作作为证据,单凭他俩走在一起,便知道覃晓峰一定喜欢她。
     直到去年为止,冯子凝和覃晓峰认识十三年了。冯子凝以为他们之间早已到了无话不说的地步,然而,他却直到去年才知道原来覃晓峰早在五、六年前已经认识了喜欢的姑娘。除了他们刚认识时覃晓峰提过那么一次以外,冯子凝一点儿消息都不知道!
     冯子凝从去年7月31日看见那张两人逛超市的照片后,再没有回复过覃晓峰的信息,更没有主动地联系他。冯子凝傻乎乎、自顾自地玩着捉迷藏的游戏,暗地里通过社交网络观察覃晓峰的一举一动,了解他在科研上取得了哪些成功,知道他一个人生活有多孤单和无趣。
     覃晓峰从不在网络上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