耽美啦小说
耽美啦TXT小说下载网

返回目录 | 宋体 黑体 微软雅黑 楷体 | 特大 | | 恢复默认 | 侧边栏

甘饴_第8章

小说下载:甘饴作者:猫大夫更新时间:2018-01-13点击:

起他和蒋悦湖,那个“特别好友”的位置已是他仅有的表示亲密的举动,但冯子凝通过观察覃晓峰和他的好友们,渐渐地得知他和蒋悦湖的关系越来越密切。覃晓峰的朋友们在状态中提起他们俩,说他们秀恩爱,说他们撒狗粮。
     “特别好友”,这似乎是比女朋友更特别的身份。冯子凝回到家中,打开电脑登录shoolguy,点入覃晓峰的主页,瞄了一眼“特别好友”栏内蒋悦湖的照片。
     整个游戏里从来没有“寻找者”这个身份,参与者从头到尾只有冯子凝一个人。冯子凝回到自己的主页内,点击“设置”,根据提示迅速地永久注销自己的账号。他又依次登录所有自己使用过的社交网站,把能注销账号的全注销,不能注销的则把覃晓峰拉黑。
     冯子凝将所有能够和覃晓峰取得联系的方式删得一干二净,气得头疼,倒头睡去。
     因为一整天没吃什么东西,到了晚上又气得发晕,冯子凝睡到半夜,饿醒了。
     他不管三七二十一,找出柜子里的拉面,煮了一大碗,热气腾腾。出于习惯,冯子凝鬼使神差地打开电脑,用随机账号抓取器得到一个账号,进入覃晓峰的主页。
     点进来干什么?冯子凝也不知道,莫名其妙地已经进来了。
     然而,映入眼帘的覃晓峰的最新状态却令冯子凝愣住。在大约两个小时前,也就是凌晨一点的时候,覃晓峰发布状态称:加班加到关门,只能翻窗回家,这敬业精神也是没谁了。
     就在这条状态的下方,赫然写着覃晓峰一位同事的评论,道:蒋女士不是和你一起嘛![坏笑]
     冯子凝一懵,脑子空白了。他噌地起身,只听咚的一声响,紧接着他便看见自己刚煮好的拉面整碗倒扣在笔记本电脑的键盘上。
     “啊!”冯子凝惊得大叫,下意识地伸手抢救,却被高温的拉面碗烫得收回手指。他急急忙忙地找纸巾和抹布拯救自己的电脑,等到他把洒在键盘上的拉面全拨进碗里,又把笔记本翻过来倒出汤汁,电脑的屏幕已经黑了。
  
  
   【0010. 还有一根冰棒】
   第一章
     没有了笔记本电脑,意味着冯子凝原本打算周日在宿舍里完成的工作,非得去单位做。他既抑郁寡欢,又心浮气躁,周日睡了一个自然醒,背上无法开机的笔记本电脑去往单位加班。
     专门给个别重要部门修理个人电脑的职工设备科没开门,冯子凝只好把电脑背往办公室。当他把电脑从包里取出来,仍能闻到那股子豚骨拉面的气味――其中还伴随一丝辣椒酱的味道。
     他闻得饿了,咽下一口唾液,找了一个内胆包将笔记本装进去,等周一送修。无论电脑能不能修好,这气味短时间内恐怕无法消除,冯子凝不打算再用,用手机从网络电商那里购置一台新的电脑。
     即将付款时,冯子凝犹豫了一下,想到自己这台不能开机的电脑说不定能在职工设备科那儿以旧换新,换一台新的。毕竟,由于保密级别太高,单位的领导不太喜欢做研发和测试的工程师们使用从外面购置的电脑,电脑不能送去外面修也是这个原因。万一能换呢?那还能省一笔钱,冯子凝决定等周一去问一问再决定。
     他从抽屉里取出保湿喷雾,往脸上喷了一遍,拍拍脸蛋,往工作站接入工作用的U盘,读取数据后开始工作。
     周六加班、周日加班,覃晓峰结束自己的“家常便饭”,星夜回到宿舍里,打算好好地休息休息,迎接第二天的工作。
     他洗了澡,从冰箱里端出荔枝,坐在电脑前一边看新闻一边吃。因为加班回来得晚,他才吃完几颗荔枝的功夫,手机的就寝闹铃便响了。覃晓峰将桌面清理干净,洗完手回到电脑前,正想关闭电脑,但转念又登录schoolguy。
     由于SN研发中心不能使用互联网,上班时手机也要集中管理,所以覃晓峰基本上只有下班回到宿舍里,才能通过网络了解最近的新鲜事。可是,他没有想到这一次登录schoolguy,却发现这样的新鲜事――
     覃晓峰看着“特别好友”栏内的两个头像图标,再三确认后证实自己并没有看错,冯子凝的头像不知什么时候变为“空”,而姓名也改为“已注销”。
     盯着这个突然消失的头像,覃晓峰的心脏以十分微妙而凌乱的频率跳起来。过了半分钟,他咬着指甲,顺着这个头像点入链接。由于用户已经永久注销账号,所以冯子凝的主页里原有的东西全部清空了。
     怎么回事?发生什么事了?尽管已经一年没有和冯子凝联系,他也没有回复覃晓峰之前的信息,不过覃晓峰一直认为冯子凝正好好地在海外享受自己的新生活。在他的预想当中,要么是这个账号的主人再次联系自己,要么是再也没有联系,可他完全想象不到这个账号会在一个再普通不过的周日的晚上,变成“已注销”。
     覃晓峰的脑子有些乱,又过了几分钟才理出一点儿思绪。他记得自己上一次登录schoolguy时,这个账号还没有注销,在这短短的十几个小时里,冯子凝遇到什么事了?遇到无解的问题,覃晓峰的脑子再一次紊乱了。
     不能着急。覃晓峰在心里这样对自己说。如果是人身安全受到威胁,当然不可能多余地注销账号。注销账号需要账号的主人提供安全密码和安全问题的答案,非本人提供不可,现在覃晓峰更担心冯子凝是不是生活上遇到了什么不顺利的事。
     覃晓峰想了想,又登录了其他几个以前和冯子凝有联系的社交网站,震惊地发现冯子凝的这些账号几乎全注销了。幸存的两个账号,其中一个是根据网站用户协议无法注销,另一个则处在申请注销以后的“可后悔”时期。
     他尝试给前者发送一条私信,系统却返回一个他无论如何也想象不到的信息:对不起,由于用户的权限设置,您无法向其发送私信。他立即对主页上冯子凝在一年多前发布的一条状态进行评论,系统再次出现弹窗,告知:对不起,由于用户的权限设置,您无法进行评论。
     是不允许任何人评论,还是把他拉黑了?这一年来两人根本没有联系,为什么冯子凝这么突然就……
     覃晓峰捂住嘴巴,沉吟良久,却怎样也想不出任何端倪。
     其实,一年前冯子凝刚刚“消失”的时候,覃晓峰也曾惊奇和担心。但后来他不知从哪里得知冯子凝在美国过得挺好,在一家工业开发公司的研发部门混得风生水起,至此,覃晓峰便放弃了再联系他的念头。
     他猜想冯子凝当时可能遇到某些情况,令他决定和国内断绝往来。这完全有可能,因为覃晓峰认识很多人出国以后就成了外国人,抛弃曾经的过去,在异国他乡展开自己崭新的生活。那样的斩断基本上都没有征兆,常常没等亲友们反应过来,他们已经“新生”了。
     国外的环境很好,如果能够得到充分的资源,覃晓峰有什么理由反对冯子凝做出那种很多人都会做的决定?至此,覃晓峰只把这位昔日的好友留在记忆当中,当然也留在“特别好友”里,想着万一哪一天冯子凝再出现,他看到这个“特别好友”,知道自己一直没有被忘记,两人相处起来也不至于太生疏和尴尬。
     可是,覃晓峰怎么想象得到这位“特别好友”会突然完全地消失了,连一个头像、一个名字也没有留下?
     到底是为什么?覃晓峰睡意全无,脑子全被“为什么”塞满了。想到那两条弹窗提示,他在极度的困惑当中又隐隐约约地有些害怕。冯子凝这样做,是不但决定永远不再出现,而且也决定万一哪天再见,两人也以陌生人相称吗?
     覃晓峰实在想不通,考虑再三之后,他登录了聊天软件,点开从高中时期开始便设为“只接受信息但不提示”的班级群组。这个群组当年十分活跃,同学们每天都在群里聊天。但随着高中毕业,大家各奔东西至各地求学,群里聊天的人渐渐地变少了,只剩下当年在班上比较活跃的几个同学时不时地在里面聊天。后来,连这几位同学也沉寂了,群组常常几个月没有消息,直到某些同学结婚的消息传来,才可能引发新一轮的话题。
     面对这样一个沉寂的群组,覃晓峰完全没有把握地在聊天框内输入:你们谁有冯子凝的消息?
     消息发送以后的十几分钟里,犹如石沉大海,直到第17分钟,这条消息像一块鲜美的鱼饵,令潜水的众人纷纷像鲤鱼一般从水底冒出来,群涌至鱼饵前扑腾,格外热闹。
     周书渊:我`操,峰神!
     张竞予:哎哟妈呀,大神,好久不见!近来可好?
     朱意臻:覃晓峰!我还以为你被保护起来为祖国搞科研、献青春,再也不能上网了呢!
     郑涛:哈哈,晓峰每天都上schoolguy的。
     罗梓豪:@朱意臻 他只是不能出国而已,网还是能上的!
     原本死寂的群组从覃晓峰抛出问题后,眨眼功夫已经刷出三十几条信息,然而覃晓峰等了半天,始终没有任何人回答他的问题。他吁了口气,正打算直接退出软件,忽而看见软件接到一个私聊信息。
     覃晓峰点开私聊窗口,发现是高中时与自己关系很好的另一位好友。
     李嘉图:发生什么事了?
     面对关心,覃晓峰险些随即将自己遇到的情况全盘告诉老朋友,但他才在聊天窗口里打入“冯子凝”三个字,又迟疑了。覃晓峰和冯子凝虽然在高中时期和李嘉图是好朋友,不过由于李嘉图毕业以后去往不同的城市上大学,他们再没有见过面,网上的联系固然还有,但到底因为长时间没有见面,彼此没有从前那样亲密了。
     覃晓峰现在不能完全确定自己所处的状态,不知道冯子凝闹的这一出究竟是要彻底地与过去诀别还是只针对自己一人,万一是后者,他把事情告诉李嘉图,岂不是很尴尬?而且,李嘉图的男朋友是覃晓峰在高中时代关系还不错的老师,虽然老师早已辞职,可这件事要是让老师知道了,也不好。
     斟酌再三后,覃晓峰轻描淡写地回答:没什么,只是突然联系不上了,我有些事情想找他。
     李嘉图回复:[吃惊]联系不上?是打电话不接还是?
     打电话不接?冯子凝身在国外,国内的同学和朋友与他最常见的联系方式当然是通过网络,为什么同在国内的李嘉图会这样问?覃晓峰皱眉,感觉自己错过了某些重要的信息。他考虑了一下提问的方式,问:你上一次和他联系是什么时候?
     李嘉图答道:三月?他刚回国不久的时候。
     看到这个答案,覃晓峰呆住了。但李嘉图分明意识不到覃晓峰不知道冯子凝回国的事,覃晓峰也不希望李嘉图意识到这一点,因为这有些丢脸。照理来说,覃晓峰和冯子凝的关系最好――当然在两人中断联系以前,他应该是最了解冯子凝情况的人才对,别的不提,起码冯子凝回国,他应该知情。可现在的情况无疑不是如此,覃晓峰不
首页      目录      

小提示:可以使用键盘快捷翻页,上一章(←) 下一章(→)